心灵糖醋排骨和辣子鸡小说

对着镜子轻轻拔下刘海中的一根白发,李菁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不敢相信地看着这根短短的白发,白得没有一点杂质。这是从自己头上拔下来的?自己一直引以为傲,如云的黑发竟然开始转白了?是老了吗?李菁微微有些恐惧。赶紧把白发扔进马桶,迅速摁了一下按钮,看着水流冲走这根白发,犹如冲走某样罪证。然而心里的不安却像马桶里旋转的水流,越旋越往下去了。我老了吗?李菁问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自主地拿起梳子,狠命用刷了几下长发。做了离子烫的长发依然乌黑亮丽,轻轻甩动,依然飘逸。不老!李菁对镜子里的自己笑笑,笑容却短促得像错过了季节的蔷薇花,匆匆亮一下相就被季节拉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三十五岁了!

李菁赫然发觉自己已经三十五岁了。似乎这年龄不是一年一年过来的,而是一下子逼到了眼前。我三十五了吗?李菁在心底问自己。怎么可能呢。李菁有些疑惑。记得二十八还是二十九那年,姑姑对李菁说,该找对象了,再不找就迟了,女人过了二十五,就是早上摘的菜晚上卖,总还有买主,最多贱卖几个钱;女人一旦过了三十,那就是隔夜的宿菜,看都没人看一眼。当时李菁很不以为然,看着镜中如花似玉的容颜很自信地说,姑姑,你那是老黄历了,如今只要是大龄未嫁的,一般都是三高女子,高学历,高收入,高标准。这样的女孩是皇帝女儿不愁嫁。姑姑摇头叹息:好男人都被挑光了,你就是条件再好也是白搭。李菁不急,有个好男人在她手中呢。等他处理了那头的事,他们就结婚了,到时会跌破多少眼镜。李菁对未来自信满满。

怎么忽然间就到了三十五了?三十五。是女人的分水岭,过了三十五,女人身体的各机能都开始衰退,保养得再精心也抵不过岁月这把杀猪刀。过了三十五甚至换工作都难了,看看各招聘启事,大多写着“年龄:三十五周岁以下”,过了三十五,即使考公务员、事业单位都没资格了。一刹那,李菁心里的恐慌如同春天的野草,蓬蓬勃勃。

焦躁地在屋里转了几圈——她得做点什么。掏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喂,今天过来吗?我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话语轻柔,带点撒娇的味。

“不嘛,你今天过来,我要你过来……”

“我就不……你再忙也总得吃饭吧……我等你”

李菁果断地挂了,她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李菁精心烹制了糖醋排骨,鲤鱼头豆腐汤,还有一盘油汪汪的鸡毛菜,加一小碟酸辣泡菜,都是宋宁最喜欢吃的菜。再加上李菁自己。李菁把自己也打扮得漂漂亮亮,化了淡淡的妆。看着镜中的自己红润的脸盘,光洁的额头,还有白皙如大理石般的脖颈,李菁对自己笑笑,似乎是找回了一些信心。可她不敢靠近了镜子看,她怕看清眼底难以掩饰的细纹。那淡淡的纹路残酷地提醒她,青春岁月正在无情流失。李菁竭力让自己高兴起来,宋宁可不喜欢自己垂头丧气的。挑了一身显身材且显年轻的粉色连衣裙,洒了香水,又细细梳理了一遍秀发,再看一遍镜中的自己,李菁还是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为什么叹气,然后坐下来静静等着。

五点,五点半,五点四十五分,六点,六点十五……直到七点宋宁才打来,说今天实在走不开,女儿病了,在医院挂水,让李菁不用等他了。应该说这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是个让人不得不接受的理由,这是一个男人最男人的形象,需要像山一般仰视。李菁握着,心里不无讽刺地想,却轻描淡写地说,没事,孩子要紧,你忙吧。似乎仍旧是那副你爱来不来的高傲模样。挂了,李菁想笑笑——爱来不来——心底的悲凉却一波一波涌上来,淹没了她。你不吃我吃,李菁独自吃着自己做的菜。菜已经凉了,一直凉到心里。两行泪从顺着光洁的脸盘滑下,滴落在饭碗中。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她李菁守着的,期待着的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十年前,李菁从一家半死不活的公司跳槽至益达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一件啼笑皆非的事。一个衣着时尚的女人冲进来,大声叫着:“宋宁呢,宋宁在哪?你以为躲着我你就没事了。”别的员工纷纷找借口躲了出去,李菁不明就里,一副职场中人的得体应酬招呼来人:“您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女人觑着眼看了李菁一下,问道:“你是谁?”骄横之气溢于言表。李菁忍着不快,依然面带微笑回答:“我是益达公司新来的员工,如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噢——你是新来的啊——”女人怪声怪气地拉长了声调,又上下仔细打量李菁,看得李菁莫名其妙。

“你不会就是宋宁外面的那个骚狐狸精,宋宁把你安插到自己公司好双宿双飞是吧?他休想!”女人有些咬牙切齿,“他当初追我的时候说的多好听,这才几年,他就变心了,想甩了我,门都没有!”

李菁听出来了,这是老板娘吧。这都哪跟哪啊,自己头一天上班就被扣了个屎盆子,以后还怎么工作。后来李菁才听说老板娘蔡美仪疑心病特重,公司里稍有几分姿色的女员工都是老板娘的假想情敌,搞得老板宋宁里外不是人,最近夫妻俩在闹离婚,这两天正是这场离婚战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李菁就这么一不小心踏入了战区。

宋宁为妻子给李菁这个新员工带来的困扰表示道歉,并且为安抚李菁安心在这工作,适当给予了精神补偿。李菁看在钱的份上,也就不计较老板娘上班头一天就给自己的侮辱。就像宋宁说的,这是他妻子气头上的口不择言,是场误会。同事们也都说老板娘都快得急心疯了,因为老板不仅不接她,甚至很多时候宁愿睡办公室也不愿回家,铁了心地要离婚。

其实蔡美仪挺漂亮的,三十不到,又会打扮,混合着女人的风韵及女孩的清纯,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百分之百。娘家家境殷实,吃穿不愁。或许从小被父母宠坏了,也可能长大后被男人宠坏了,任性,随意耍小性子。男人一回两回让着你,都是情有可原,长久如此,谁也吃不消。李菁都替蔡美仪可惜,这么个漂亮的女人,又不用像李菁一样为生存打拼,配宋宁这样一个男人,真的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的一对,怎么偏偏就不成熟,哭着喊着爱宋宁,可这样子穷追猛打完全是把男人推出去。

宋宁是个出色的男人,当然这世道出色的男人不一定都有出色的家庭背景,宋宁没有一个显耀的家庭,宋宁的发迹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妻子娘家的大力扶携,这也是蔡美仪总要高他一头的一个因素,可偏偏宋宁不是个肯低头的男人。两相较劲的结果就是彼此都伤痕累累,然后就想逃离。当然要逃离的只是宋宁。男人是理性的动物,权衡利弊后,择其利而取之;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如果说当初追蔡美仪宋宁花尽了心思,而如今,那个早已臣服的女人,就倒过来花尽心思要留住宋宁,可惜用错了方法。公司里私下里的八卦,让李菁没花几天时间就搞清了老板和老板娘之间的长长短短。宋宁并没有外遇,这是个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实在男人,没有听说过花边,可是他那疑心病的特重的妻子非要给他安个外遇的帽子。一同事怀着看好戏的心态揣测,老婆非要给他一个情人,宋宁迟早真的会找个情人落实一下,免得像晴雯一样“枉担了虚名”。说这话时还带着一丝猥亵的笑,文化人下足都可以如此地“文化”。

听同事们聊这些八卦的时候,李菁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那个晴雯。虽然那时自己刚从一场恋爱长跑中败下阵来,却并不急于把自己廉价出售,她需要时间休整一下。她对宋宁的关心完全是一个下属对领导的关心,当然其中不乏一个女孩子对一个优秀男人的崇敬之情,仅此而已,李菁不屑于做低贱的“小三”。然而蔡美仪的“误会”却不肯消停。蔡美仪似乎认定了李菁就是宋宁的情人,即使现在不是,将来也是。李菁就不明白了,难道自己脸上写着“小三”两个字?或者骨头上印着,怎么这个疯女人认定了自己要抢她的位置,这么不依不饶。要不是看在这份高额的薪水上,还有宋宁诚恳表示歉意的态度上,李菁早就另谋高就了。

可是这一来二去的道歉,取得谅解,而后就慢慢有些变味了。到李菁醒悟时已为时已晚。李菁问过宋宁:“你不会是早就预谋好了吧?”

宋宁大呼“冤枉”。

“我从没有过他想,我是真心为妻子的胡闹道歉,是你那‘嗯,我接受你的道歉’那副认真的小模样惹得人心痒痒。”宋宁一脸色相。

“去,还是我勾引你了不成。”李菁捶了宋宁一拳。

“就是,就是,当然是你勾引我的。”宋宁死皮赖脸。

“你还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李菁不依。

两人打情骂俏争辩不休,却永远争不出个结论。李菁仍旧不自觉地做了自己都唾弃的小三。宋宁说,你不是小三,你没有介入我和蔡美仪之间的纷争,在你出现之前我们的婚姻就已经名存实亡,离婚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只是正巧在这个时刻出现而已,等我处理了那头的事,我们就结婚。你是我的妻子!

而这一等竟然就是十年!

回想这十年,李菁一直在沉沉浮浮中度过,虽说她竭力不承认自己是小三,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小三。为了免遭同事议论,李靖离开了宋宁的公司。宋宁为她在外租了房。两人计划着宋宁离婚的事宜。却不料一个晴天霹雳传来——蔡美仪怀孕了。李菁指责宋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其实这话应该是蔡美仪说的。可是此时的李菁早已把自己当成宋宁的妻子,她控诉宋宁一方面要跟蔡美仪解除夫妻之名,一方面仍然保留着夫妻之实。宋宁一再解释,是蔡美仪那天哭着求他谅解,他一时心软,毕竟夫妻一场,这是一个意外。看来他对这份婚姻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决绝,李菁心灰意冷地决定离开。

十年来李菁不止一次决定离开,可为什么都不曾离开?李菁自己都想不明白。她爱他,他也爱她。这只是一个因素,十年中,李菁也不止一次去相过亲。其中也不乏出色的男人,有房有车有前途,可是李菁一直没找到“感觉”。这是她对介绍人经常说的一句话。介绍人一脸媚笑地问:“谈了有一个月了吧,怎么样?”这也是介绍人的一个业绩考核,若两方都说还可以,那就是说介绍人的荷包里又可以多一叠厚厚的纸钞。如今这个行业也是水涨船高,价钱高得离谱。李菁看着介绍人那脸假笑就恶心,很想挥过去一巴掌,让满脸抖动的肉恢复正常,可李菁是高素质的人,是淑女。李菁剥着指甲,慢条斯理地说:“真是辛苦您了,可惜就是找不到感觉,看来不是我的菜啊。”介绍人的笑就僵在那了,李菁暗地里像看戏一样,待又跟宋宁和好时学模学样模仿给宋宁听。再往后那些介绍人介绍来的不是拖家带口、离异、丧妻,就是本人有缺陷,李菁这才惊觉,自己已经从一棵新鲜的青菜变成了一棵隔夜的宿菜,从待价而沽,到处理价处理了。

十年时光都花哪了?

李菁咬一口糖醋排骨,挺香的,排骨炸得不能太老,糖盐的比例要刚刚好,还有最后那个收汁绝对要掌握火候,不到火候,色、香、味中的“色”就差了那么一点,过了就有了焦味,影响“味”,李菁是经过无数次试验才有了今天这份堪比饭店大厨的手艺,因为宋宁爱吃。记得宋宁第一次吃到李菁做的糖醋排骨,赞不绝口,说,实在难以相信李菁不是苏南地区的人,因为这一手糖醋排骨绝对不是苏北地区的人做得出来的。宋宁吃了一块又一块,让李菁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宋宁让李菁也吃,李菁只是象征性地尝了一块,她笑着对宋宁说:这不是我的菜。确实,苏北农村出来的李菁不爱吃甜食,她最爱吃是辣子鸡。飘着油汪汪的一层辣油的辣子鸡,那个香啊!搅过来搅过去都是红辣椒的辣子鸡,那个冲人啊!这是李菁和宋宁对同一份辣子鸡不同的评价,光听俩人的口气就知道这份辣子鸡褒贬集于一身。可是李菁喜欢,不是一般的喜欢,是特喜欢那份辣到爽透的感觉,若能打个响亮的喷嚏,那就是五脏六腑都通透了。可是宋宁吃不惯辣的,对于李菁最爱的辣子鸡,宋宁碰都不敢碰一下。辣子鸡和糖醋排骨同时上桌时,宋宁看着辣子鸡也会笑着回一句:“这也不是我的菜。两人就各吃自己最爱的菜。可是李菁喜欢看宋宁吃糖醋排骨的模样,像个孩子,吃完了还要舔一下嘴唇,似乎意犹未尽。要知道李菁精心烹制的糖醋排骨放了不下十味佐料。醋和糖是必须的,至于盐、味精、酱油之类那就无须说了,最奇妙之处,盖锅前,李菁放的不是水,而是鸡汤,这样宋宁吃的糖醋排骨里也就有了辣子鸡一部分的味道。宋宁曾经一脸茫然地问:“有吗?我怎么尝不出来。”李菁笑笑,只要宋宁觉得好吃就好,其余的都是次要的。李菁绝口不提她为之付出的辛劳。为宋宁,一切都是她愿意的,因为这个男人值得。这是个有担当,有的男人。

蔡美仪怀孕了,不肯打掉。宋宁痛苦地说,菁菁,对不起,我作为男人,而且目前还是人家法律上的丈夫,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提离婚。是我对不起你,你走吧,去找个好男人,好好过日子吧。李菁泪眼朦胧,你就是好男人啊,我等你!然后孩子出生了,宋宁说,他不忍心开口,他的父母还有蔡美仪的父母都是那么开心,他不忍心打碎他们欢乐。这个男人心里想的都是别人,唯独没有自己。孩子上了幼儿园,宋宁说,孩子还太小,这个时候提离婚,蔡美仪还是会闹,会伤害到孩子幼小的心灵。菁菁,你不用等我了,还是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共 707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李菁是一个白领,和公司的老板宋宁一直保持着恋爱关系,她从25岁到 5岁,做这个她所鄙视的小三,而且一做就是十年的时间。老板宋宁曾信誓旦旦的说会和老婆离婚娶李菁,而这十年间,宋宁不但没离婚,还和老婆生了孩子,李菁的婚姻梦化为泡影。宋宁最爱吃的一道菜就是李菁特意为他做的“糖醋排骨”,而李菁最爱吃的则是“辣子鸡”,他们彼此都不喜欢吃对方的菜,还开玩笑的说:“这不是我的菜”。这两道菜似乎也预示了他们不能结婚在一起的原因,因为都不是彼此眼中的菜。而小说的最后,靠卖西瓜为生的同乡苏民和曾和李菁从小一起长大,他死了老婆还是农民,李菁则是大龄未婚剩女,李菁留苏民在家里吃饭,他们的谈话耐人寻味,虽然苏民也爱吃“辣子鸡”,但是李菁不知道苏民的口味如今是否变了呢?小说看似平淡的叙述,但却反映出当下大龄剩女的真实状况,还有关于爱情与婚姻的思考。李菁为了爱情而牺牲了十年的宝贵青春,或者说浪费了青春,而她的爱情观和老板宋宁的婚姻观都是值得现代人深刻反思的。剩女也好、小三也好,都有自己的理由和原因,见仁见智,而这篇小说的题目更是意义深刻,隐喻性强,激发读者一看到底的欲望。【:夕阳ann】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8:04: 8 问好晓月,又看到你的小说,开心得很。 以文会友

2楼文友:201 - 18:09:09 这篇小说让我想了很多,剩女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是他人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其实,这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当下的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生活方式,爱情本没有对与错,爱一个人也无可厚非,但是小说里的女主人公活得糊里糊涂,让人感到同情,也感到郁闷,十年的时间,她等来的是什么?为什么到了最后还不觉醒?其实也蛮悲哀的。。。 以文会友

回复2楼文友:201 - 10:08:2 多谢社长辛苦,也感谢社长厚爱!

楼文友:201 - 20:14: 0 有个连续剧,叫做《我不能爱上你》讲的就是剩女的,可是不爱是真的爱,推荐晓月去听下《我不可爱上你》好听的很,嘻嘻, 我想努力写文章,让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文章写手,也希望我能在文字里找到一份肯定和认可。

回复 楼文友:201 - 10:09:0 呵呵,有时间一定找来看看。

4楼文友:201 - 21:56:26 晓月的小说精彩动人,而且值得人深思,欣赏学习,问候!

回复4楼文友:201 - 22:0 :59 感谢幽梦!天气炎热,多休息。

5楼文友:201 - 11:20:26 恭喜你佳作成精!心灵因你而更精彩!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宝宝上火吃什么

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口舌生疮

老人骨质疏松食谱
宝宝大便
糖尿病饮食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