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家阳光的味道小说

每一个家庭各有不同的味道,而幸福的家庭却有同一种味道,那就是阳光的味道。

这味道,就是成员之间相互的宽容、理解和爱。

北方的八月,天气已经有了秋的意味,校园里那掩映着弯弯曲曲小路的棵棵垂柳,已经失去了青春的润泽,露出了老态。那万千条曾经如美人秀发般飘逸的柔枝变得刻板而生硬,碧玉般的叶子也失去了水分,虽然经过秋姑娘精妙的化妆显得十分艳丽,担也掩饰不住条条皱纹。几片失去信心的叶子终于悲悲戚戚地从树上栽了下来,宛如一个失意的人。

三五成群的没有课的大学生们拿着书本,提着饭盒,纷纷向食堂走去。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文学院的副教授李向阳刚刚下了课,他手里提着一个深蓝色的帆布公文包,努力挺直胸部,在柳树掩映的小路走着,步履蹒跚。他的目的地是学校后面五六十年代修建的,已经沧桑老旧的家属区。已走出课堂,他就没有了课堂上的慷慨激昂。他的神情有点忧郁,似乎在专注地想着什么,几个从他身边走过的老师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有听见。

下午上班的时候妈妈打来了一个,妈妈的让他心神不宁起来。

妈妈说邻居阿黄家买了一个太阳能热水器,可好啦,可以烧热水,可以洗澡。放在房顶上银光闪闪,气派得不得了。妈妈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羡慕,但就是没有提出让李向阳买一个。如果这时候李向阳提出买一个,妈妈肯定会坚决拒绝的;但是如果他不买,妈妈会很不高兴,会很长时间不理他。妈妈历来是这样的。李向阳别无选择。

可是一个好一点的热水器要七八千元,而自己的积蓄都已经掏空了,这阵子不要说七八千元,即使两三千元他也拿不出来。他可真是一穷二白,还欠着朋友三千多的账。如果买一个质量一般的,其效果和不买是一样的。妈妈要的是最好的,起码要比村里其他人家的好!她老人家一辈子好强,凡事都要压过别人。如今儿子在省城当了大学老师,她老人家更是不允许他们超过她。这阵子估计她已经给各个姨姨、姐姐打考证哪些牌子是可以接受的了。

可是,这钱从哪儿来呢?牙缝里是再也省不出来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向朋友借了。这时一阵微风吹来,几片柳叶从树上栽下,正好砸在了他零星地散着白发的头上。他吃了一惊,用手胡乱刨去了头发上的树叶,继续想着心事。这几年来,他的发际线像是被狗撵着的狼,不知不觉就要跑上头顶了。

“如果双琴肯出去打工的话,情况多少会有点好转。”他自言自语地说。两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学生惊讶地回过头看着他,接着相视一笑,便飞快地走远了。李向阳对此毫无觉察。

近来,他越来越将生活好转的希望寄托在双琴身上。记得刚调到省城的那两年,双琴在一家制药厂上班,虽然辛苦,工资却很高,有几个月都拿到了五千多块,而当时,他才能勉强拿三千块。

“可是那些钱呢?”他努力地追忆着,心头涌上了一丝酸楚,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那些钱都被妈妈拿去了,赞助了她的女儿、妹妹、弟弟,有的是因为家人生病,有的是因为孩子上学,有的是为了换个好一点的牲口,有的是因为给儿子娶媳妇,有的是种大棚蔬菜,还有的是改善她自己的生活环境和条件……很多很多的原因,而每一个原因都是不能拒绝的。李向阳的一点积蓄和双琴的工资,全被断断续续地拿走了。双琴一气之下,也不再去打工了,做起了专职煮妇。

“妈妈将我当成了百万富翁。”李向阳这样想着,一滴眼泪从他高度近视的眼中滚落,掉在水泥路上,留下了一点青润的痕迹,另一滴眼泪也跟着滚落。一阵风从地面掠过,带着一些枯草败叶,覆盖了他的眼泪。

李向阳的妻子双琴,此时正坐在狭小的窗子前,在夕阳的余晖里飞针走线地绣着十字绣。她是一个高大健壮,心底单纯的女人。她不喜交际,整天闷在家里。

忽然,她听到有节奏的敲门声,便放下针线,少女般轻捷地向门口跑去,边跑边答应着。门打开了,李向阳略显苍老的脸上挂着疲乏的笑。双琴亲昵地在他脸上揪了一下,接过了他手中的公文包。李向阳也笑着伸手在她胸前摸了一下。他们虽然结婚多年,但还像新婚夫妇一样彼此眷恋着对方。

李向阳和双琴是高中同学,后来李向阳上了师范大学,双琴上了卫校,毕业后都回到家乡工作。再后来李向阳调到省城大学,双琴就把工作辞了,做了李向阳的家属。

屋子收拾得干净整洁,散发着温馨、快乐的气味,茶几上放着一杯泡好的茶。

李向阳在半新的沙发上坐下来,双琴坐到了他身边。

“双琴,你一天呆在家里闷不闷?要不要找个工作?”李向阳一只手搂着双琴的腰,一只手端着茶杯。

“什么工作?”双琴的大眼睛瞬间放出了惊喜的光,期待地盯着李向阳的眼睛,似乎从中能看出答案。

“制药厂的工作。”李向阳在嘴唇挨上茶杯口的瞬间说道,接着他就呷了一口茶。他自己对这个能够动得体地掩饰他内心的尴尬和不安的动作很满意。

“制药厂的工作?”双琴反问了一句,把搂着她腰的一只胳膊推开,提高了声音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你,制药厂倒闭了。我还以为你给我找了个什么工作。”

她忽然站起身来双手按住了李向阳的肩膀,眼睛直视着李向阳的眼睛,脸上挂着诡谲的笑。她温热的呼吸落在李向阳的脸上,李向阳感到痒痒的。

“为什么又想起让我工作呢?莫不是妈妈又有什么动作?”

李向阳假装没有听见双琴的问话,去端茶几上茶杯。双琴伸出一只手按住了茶杯。

“说嘛!”

李向阳顿了顿,于是决定将实情告诉双琴,毕竟双琴是通情达理的,而且他不愿意有事瞒着她。

双琴的大眼睛透露出少女一般好奇而急切的光,李向阳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我想…...我想…….”

他忽然觉得有点说不出口。双琴的目光急切地鼓励他说下去。

“我想给妈妈买一个太阳能热水器。”

那几个字像是产妇肚子里的孩子,争先恐后地跑出之后,他感到一阵莫名地轻松和舒服。

双琴脸色大变,她默默地从李向阳身边走开,站在窗前不动了。太阳已经隐藏在高楼后面了,整个校园笼罩在一层惨淡的光影之中。秋风从树枝上掠过,发出刺耳的声音。

李向阳知道,双琴肯定是哭了。每次遇上这样的事,她总是要大哭一场,然后就依从了他的安排。很多时候,他觉得对不起她,想要给她一个好一点的生活。可是他又不能对不起妈妈,妈妈供他上学很苦、很累。他想要妈妈在有生之年过上她想要过的好日子。

“双琴,终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李向阳这么想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将双琴揽在怀里。

“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他将自己的唇放到双琴的耳后,柔声说道。

双琴没有说话,李向阳知道她已经不再相信这无数个最后一次里面的一个最后一次了。

他们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过了许久,李向阳才缓缓地说道:

“双琴,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背负着亲人几乎全部的希望。你说妈妈都七十多岁了,她老人想要个热水器,我能不满足她吗?”

“妈妈现在应该是村里的首富了吧?她一应时兴的东西都有了,可是我们呢?我们一穷二白!再看看你这个教授,简直就是一个农民工。”双琴转过身,看着李向阳,声泪俱下地哭诉道。

“我本来就是个农民工嘛。”李向阳温柔地笑道。

“我真后悔嫁了你,这样被她们吸着血,保不定那一天就死了。可是我还连自己房子都没有。”双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李向阳赌气。

“说啥话呢?”李向阳忽然放开了双琴,不高兴地道,“谁吸你的血呢?姐姐、姨姨、舅舅,他们在我上学的时候都帮过我的,我总不能忘恩负义吧?侄女上大学我出学费有什么错?”

“没错,没错,你们都没有错,是我错了。十六年了,我受够了。”双琴的眼泪奔涌而出,一下子转身扑到床上痛哭起来。

这时楼下传来了欢快的口哨声。是儿子放学回来了。

“儿子放学了,做不做饭?”李向阳赶紧拿起毛巾,一边给双琴擦眼泪,一边用夸张焦急的声调媚笑着讨好双琴。双琴闭着眼睛,不理不睬。

“不做饭也好,我爷俩正好出去改善一下生活。双琴,你知道吗,我这几天连监考带阅卷,挣了三百块钱。不信你看。”李向阳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三张崭新的红票子,在双琴眼前晃了晃。双琴从眼缝里看见了它们模糊的影子,待要夺过来时,门口传来了快乐的敲门声,李向阳答应了一声“来了”,就小跑着去开门。

儿子一进门立马感觉到气氛不对,他压低声音问李向阳:

“我妈怎么呢?是不是老家又有谁生病了或者要结婚?”

李向阳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思维?”

“老家有人生病或者要结婚不是都向你拉赞助吗?我妈每次不是都要哭吗?”儿子老练地说。

“没有的事。”李向阳说着,摆了摆手,似乎在驱赶着一群苍蝇。儿子放下书包,跑到双琴身边,仔细地给她擦眼泪,大人似的劝她不要哭。双琴这会儿本来没有眼泪了,被儿子一孝顺眼泪又奔涌而出。

李向阳见状拉过儿子,又掏出他那三张红票子,在儿子面前晃了晃,故作神秘地说道。

“儿子,爸爸今天得了外快,请你吃羊脖子。”

“真的?”儿子一听吃肉,惊喜地声音都变了。

“真的!老爸这次不骗你。我俩今晚吃四斤,一人两斤。”李向阳的脸上露出夸张的喜悦。

“我怎么还是不相信你呢?”儿子忧心忡忡地望着李向阳,期待他进一步做出保证,但李向阳已经推着他走出了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声渐渐消失在楼道里了。

双琴听见没了声音,就睁开了眼睛。光线昏暗的屋里布满了清冷和孤寂,外面的风已经停了,欢快的歌曲正从高音喇叭里飞出,在校园上空自由翱翔。她想拉开灯,但是懒得起来。一想起他们两个去吃羊脖子,心里就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做饭:“四斤羊脖子,每斤按六十五算,四斤也有两百六十块钱。一顿吃两百六十块钱,不要命了。”

“羊脖子可真好吃啊!是不是,儿子?”李向阳一推开门,就砸吧着嘴巴,赞叹道。

“可真是美味呀!我还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儿子似乎也意犹未尽。

“你们真吃了四斤羊脖子?”双琴赶紧跳下床,拉开灯,半信半疑地问道。

“是啊。”爷俩异口同声地答道。

“一顿吃了两百六十块钱,你俩头进水了?”双琴恨铁不成钢地斥道。

“看看,葛朗台!一想起钱就来精神了,哪怕是花出去的钱。是不是儿子?”李向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双琴就一把将儿子拽到身边。她伸出双手按住儿子的肩膀,命令他张开嘴。儿子张开了嘴,双琴把鼻子凑过去,一股浓浓的牛肉面味扑鼻而来。

李向阳正在换鞋,没有注意到双琴的这一举动,还在大谈特谈羊脖子的美味。双琴的眼睛模糊了。她默默地向里间的书架边走去。

李向阳和儿子从厨房里拿出了小饭桌、筷子。

“双琴,请用膳。”双琴拿了一个纸包出来时,见小饭桌上放着两个一次性饭盒,一个里面是满满一盒牛肉炒粉条,一个里面是春饼。

“唉,你们俩真是……”

她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顿了顿,将手中的纸包交给李向阳。

“这是我这几个月的工资,你拿去用吧。”

“工资?老妈你找到工作呢?”儿子惊喜地问道。

李向阳也惊奇地看着她。

“我啊,找了两份保洁的工作,一份晚上做,一份早上八点前做。我怕你们嫌丢人,不答应,就说是去锻炼身体了。你们不知道,现在的工作难找啊!像我这年龄,多年没有拿过输液器了,没有哪个诊所愿意要我,只能干保洁了。还有我把一副十字绣卖了,钱在一起。”

李向阳眼里闪着泪花:“双琴,辛苦你了。这钱就留着你自己花吧!”

“说啥呢?你的忧愁就是我的忧愁。我定制了一辆烧烤车。等烧烤车来了,我就卖烧烤,但愿不要给你们父子丢脸。穷丑是瞒不了人的。你啊,也找机会和妈妈谈谈,不要为了维护她老人家的面子,弄得咱们狼狈不堪。”

李向阳沉默了一阵,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

“我想将奶奶接上来住一段时间,你们看怎样?”

“奶奶是该来住一段时间了。”双琴笑道。

李向阳和儿子也笑了,房间里充满了暖暖的温馨,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共 45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幸福的家庭究竟是一种什么味道?就是阳光的味道!!当在农村的母亲讲诉起别人家屋顶上新装太阳能的时候,李向阳感到了这阳光的沉重。可是,为了给予母亲和她背后需要她像阳光一样温暖的人,自己和妻子已经竭尽所能。怎么办?当向阳向下岗在家的妻子双琴说出自己想法之后,激起双琴泪水像雨水一样倾下。都说,儿子是家中的小太阳,果真,小太阳真就化解了李向阳一时的尴尬。父子假吃羊脖子的一出戏,不仅让双琴破涕为笑,更道出了一个隐藏的秘密,自己,为了这个家庭,已经在每一个早晨迎接着太阳!对于太阳的歌颂和称赞在我们身边已经随处可见,并且,太阳,早已被神化。我们,似乎只能是阳光下的一株小苗,渴望与等待着阳光的照耀与雨露的滋润。殊不知,只要有爱,就能化成光和热,就能像太阳一样,照育身边的生命。一个家庭,就是一个星系,彼此,被力量吸引着,被光明照耀着。作者巧妙地设计了母亲对太阳能看法这一引题,先把主人公李向阳丢进一个抑郁的阴暗,随后,双琴雷雨让阴暗加深,最后,一缕阳光照亮了所有的一切!小说设计巧妙,描写生动,主题鲜明,意蕴深长!家,不就是阳光的味道吗?!推荐欣赏!【:西玛】

1楼文友: 21:50:44 尼采说,我是太阳,但他已经作古。很多人,没说,却像太阳发着光和热,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就是我们的家人。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流云!

回复1楼文友: 22:17:01 谢谢老师的辛苦和精彩点评。祝好。

2楼文友: 21:52:16 感谢赐稿流云,期待跟多精彩!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楼文友: 21:54:52 家充满了阳光的味道。欣赏佳作!问好作者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回复 楼文友: 22:18:01 谢谢追梦老师鼓励。祝好。

4楼文友: 22:52:06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点也不假。但是只要善于沟通,彼此多理解尊重,一切矛盾困难都能化解,家就是幸福的了――那就是,阳光的味道。祝福作者!

回复4楼文友:- 0 07:15:59 谢谢您的精彩点评,祝好。

回复5楼文友:- 0 07:16:55 谢谢墨竹来访。祝好。

6楼文友:- 0 09:28:55 有家人,处处是家,感谢赐稿流云

回复6楼文友:- 0 11:20:52 谢谢您的来访。祝好。

7楼文友:- 0 09:49:20 看文章也看到了现实存在的一些现像,拜读了。

回复7楼文友:- 0 11:21:51 底层人民的生活。谢谢来访。祝好。

8楼文友:- 0 10:48: 0 小说构思巧妙,人物肖像描写细腻,主题鲜明,读来很有味道,欣赏!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8楼文友:- 0 11:22:46 谢谢您的鼓励。璇子给您上茶。

9楼文友: 01:02:56 很接近生活的小说,人物名字也起的好(偷笑)

回复9楼文友: 07: 4:01 随便起的,和双枪李向阳重名了。呵呵

糖化是检查什么的

血脂高的表现

慢病筛查是什么

中风患者饮食应注意什么
老年痴呆症的护理措施
罗氏血糖仪和三诺血糖仪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