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一辆黑色的小汽车情感小说

一、

从安康到西安的一路上,周清民没有说一句话。他心里面老惦记着一件事儿,而他心里面一旦有了事情,就没有过多的言语了。

晚上十点钟,周清民提着一大包礼品从公交车上挤了下来,他这是要去他的老战友张新来局长家。张新来是他唯一一个还一直保持着联系的战友,一来是因为在部队上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就比较要好,另一方面是因为张新来有文化做人机灵,家庭背景好,退伍以后分配到了一个派出所,现在都是局长了。周清民原本就是一个老实的农民,退伍后依然种地。他只认一个理,那便是靠水吃水靠山吃山。然而,如今世道大变,靠山山要倒靠水水要流。自留地里长不出什么新鲜玩意儿,长出来的都是不抵事的陈谷子烂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自己得有一个精神上的靠山。而张新来就是他精神上的靠山。什么是精神上的靠山?他的理解就是,只要他有什么困难,这个战友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这就是这么多年他一直维持着这份情谊的结果。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只把它悄悄地藏在心底里。

所以说周清民掩藏在老实的外表下面的心里,远远不止是对那几亩自留地期盼。

刚走下几个人,可公交车很快又挤满了一车人,热烘烘地向北驶去。

路旁停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周清民想,这有可能就是老张的吧,城里人就是气派。

二、

那天早晨,周清民就给张新来打了,说有急事要他帮忙,但里面一来二去很难说清楚。张新来就让他过西安来,并告诉他,只要是能帮上忙就一定不会怠慢。

还没等走进院门,周清民就被一条黑色的大狼狗凶神恶煞地挡住了去路。只听见一个女人嚷道:“浩浩,不准胡闹!”那条黑狗才退去了。女人匆匆地从屋里面跑了出来,一看是周清民便忙招呼道:“我还以为是谁呢!一早就听说周大哥要来,咋才到呢?赶快进屋来。”

周清民几步走了过去,刘媛麻利地接过礼物引他进屋。很快刘媛就沏了一杯茶端了出来:“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这茶呀,还是上次你家周舟捎来的!好茶呀,只可惜家里人不爱喝茶,就是每次来客人了,才沏出来。”

周清民接过茶杯轻轻地放在顺手的茶几上,想要说什么却被刘媛的话打断了:“新来呀,今天早上接到你的后不久又接到单位,说要去渭南几天,走得急,估计事情也万分紧急。走的时候还吩咐我说你要来,要我问问你有什么难事儿?里还说不清。”

周清民正准备说,又被刘媛打断了:“你先歇一会儿,我去给你洗几个苹果,今年的新鲜货!”刘媛说着便跑字加个快字地进了厨房,只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盆器碰撞和流水的声音。

周清民环顾着这座大屋子,满屋子高档的家具。

突然,他的腰疼病又犯了,这还是几年前在工地上受了伤留下的后遗症,时而好了时而又发作,他已经习惯了,但还是疼得要命。他用双手使劲地按着,痛处好像有一股冰冷的泉水,经这么一按,迅速向周围传开了。刘媛还没有出来,他取出一支烟,点燃。

刘媛将水果盘端了出来:“这是今年的苹果,新鲜着呢!是新来的同事上回来的时候送的。味道不错,可甜了,你尝尝!”

周清民应答道好,但没有动。

刘媛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周清民,那眼神就像是多年没见的情人——非常特别,非常温暖。但这种温暖让周清民感到很不自在,一种藏在骨子里面的卑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涌了出来。一时间,周清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屋子里陷入了沉静。

豪华的屋子像是一座陈旧的古庙,而他们两个人就像古庙里面坐着的两尊石像。牵满蜘蛛布满灰尘的佛龛下面睡着一只蚂蚁,那样的沉寂,没有一丝丝凉风。

“你尝一个嘛,专门为你洗的!”刘媛最终打破了沉静,“杨姐最近身体还好吧?”

周清民看了看红红的苹果:“还是老样子,就是老喊叫身体到处疼。农村人就这样,上了一点年纪就有这种毛病,没什么好不好的。”

刘媛又问:“今年庄稼都还好吧?我知道前一阵子发了洪水,还不知道你家的情况怎么样,你家的地应该没有受灾吧?”

周清民回答道:“操心了,还好,损失不算大。”

刘媛叹了一口气:“哦,那就好,那就好!你家的困难日子马上也就要熬出头了!你看啊,再过一年周舟就大学毕业了,再找一份好工作,家里没有什么负担了,你们俩就可以享清福了……”

周清民笑了笑:“哪有什么清福享哦,娃大了有娃大的事儿,要起房子,要解决个人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刘媛说:“没事,慢慢来!你们这不还很年轻嘛,再说我看你家周舟啊,别看平时沉默少言,看似不怎么喜欢和人交往,不过这娃挺聪明的,骨子里还是挺要强的,估计以后的事也不用你们太费心。”周清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呵呵地笑着。

“你还没有吃饭吧?这么晚了,要不我这就去给你买点吃的。明天一早儿我就给你做饭!”刘媛看起来有些难为情的问道。

周清民说:“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现在也不怎么饿!”

刘媛笑了笑:“都大半天了,咋能不饿呢!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晚,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这么晚了,我也懒得做饭了。你先喝茶歇着,吃苹果,我马上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很快的。哦,你可以先看看电视,我马上就回来!”

说着就开门出去了,周清民本想说不必了,话还没出口人影已不见了。黑狗走了进来,在门口卧着。空调嘶嘶地响动着,屋子马上又平静下来了,凉快得很。

周清民坐回沙发上,又取出一支烟,点着,慢慢地抽着。

三、

他一点都不埋怨他的战友,因为他知道他的战友能爬到今天这一步,一点也不容易。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处理,整天车马劳顿东奔西走,有时候也根本不容他选择。他只埋怨自己没有文化,埋怨自己只会种庄稼,一无是处。这时候,他的腰又开始了一阵剧烈的酸疼,他立刻用手使劲地按住那个泉眼,冰凉霎时便从痛处传开了。烟很快就燃到了尽头,他想扔了它,但烟头像是粘到了手上,整个动作一点都不从容。抽了一天的烟,口里苦苦的,他想喝水,可是他没有动茶几上的杯子,也没有去拿苹果。他看了一眼卧在门口的黑色狼狗,他想笑,笑它刚才没有认出他,笑它没有记性,每次来它都要叫一阵子。然而,他没有笑出来,农村有句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他清楚地知道那狗是他战友的狗。可他还是想笑,笑它嫌贫爱富,在他看来,每一只狗都是嫌贫爱富的。他走过去,想要伸手摸摸它,可是那狗哼了一声便走向了院子。看样子,这只狗的个性挺强烈的。

周清民和所有的农村人一样,认为孩子考上大学就会比较有出路。他记得周舟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兴奋,他说就算累断两根肋骨也要孩子顺顺利利地毕业。然而,他还是整天都担心着。他害怕有一天孩子会不小心被什么事情阻住了,害怕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离开农村的孩子却只能像一棵离开了土地的庄稼苗苗,他提心吊胆着。他盼着孩子能踏踏实实地学习,然后就能踏踏实实地工作。他多么希望孩子能像说的那样,顺顺利利地毕业,然后又顺顺利利地找份安省的工作。但是,谁也说不准将来要发生的事,谁也不能保证就没有意外发生。

四、

这时候院门响动了一下,周清民走了出去,他看见了刘媛和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

刘媛连忙介绍:“这是我们的儿子,还没见过吧?张超,这就是你爸常说的那个乡下的战友周伯伯!”

张超连忙很乖地打了声招呼:“周伯伯好,常听爸爸说你们在部队里的故事!”

周清民说:“呵呵,亏他还一直惦记着。小时候我还见过你的,那时候你还不会说话。后来每次来都没遇见你。真快呀,都这么大了!”

刘媛说:“现在都上高三了,明年高考,功课挺紧张的。这不,让他住学校他不还干,说在学校睡不着,也随他去,每天回来都很晚。”

张超背着书包走进卧室,开始做作业。刘媛从厨房取了一个碗,递给了周清民:“面条,你将就着吃吧。新来不在,招待不周,还望多担待些!”

周清民连忙说:“哪里的话,周舟在这边上学,每次都要麻烦你们,再这么说就过意不去了。”

刘媛说:“都是自家人,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周清民接过碗就坐那儿吃了起来,三两下就吃完了,吃得直冒汗。

“本来呢,新来早上告诉我你会来,我该准备的。可是他走得又那么急,我也不知道你具体什么时候才能到。他只说你有急事,想找咱们帮忙。”刘媛走进厨房放下了碗,走到周清民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有什么事呢,那么着急?”

周清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没有急着说只是在想,可能他在想应该怎么说吧。

刘媛去接茶杯:“我去给你换一杯去!”

周清民忙说:“不用了,还好着呢!”刘媛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望着他看他怎么说。

周清民咳嗽了一下,算是清理嗓子:“咳——是这样的,周舟的事,他失踪了。”

刘媛睁大了眼睛:“周舟失踪了?这么大的事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呢,是什么时候的事?”

周清民说:“就在前几天,昨天他们老师给我打了,说是周舟失踪了,也不知道去哪了,都两天没去学校了。”

刘媛问:“之前他没跟谁说他去哪了吗?”

周清民说:“说了,跟他妈说了。十一假的时候,说是去了郑州。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的也一直关机,打不通。没有办法,所以我就找了老张,他见多识广,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

刘媛说:“可是他现在不在呀!你在里又不跟他说。”

周清民说:“我是想反正我都要来西安,里说又怕不方便,而且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孩子尽不争气,哎,现在把人都急死了。他妈那性格你是知道的,又哭又闹,问我孩子哪去了,我哪里知道他去哪儿了啊……”

刘媛安慰他说:“是这样的啊,你听我说,你先不要太着急,等明天去学校问一下他的同学和老师,看看是什么情况了再说。我看时候也不早了,我帮你收拾一下,早点睡。还不知道他们学校怎么去呢,明天帮你问一下。没事的,也许就是十一假和朋友出去玩,玩得忘了回学校了……”刘媛起身去收拾睡觉的地方去了。

周清民说:“可是,玩忘记了就玩忘记了吧,也不知道打一个,也不应该一直关机着啊!”他的神情十分沮丧,也很愤怒。像是在发火,却不知道这火往哪发。

刘媛说:“也许是没电了。”

周清民说:“肯定不是这么一回事,他的是不应该关机的!”

刘媛问:“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事呢?遇上了劫匪,被绑架啦?”

周清民说:“你看我们家这个样子,谁会绑架他呀?”

刘媛说:“这不就是了,不是绑架,着急什么,还有比绑架更严重的事没有?我看就是虚惊一场,没什么事的。没准儿明天就回来了,年轻人有很多事是你不明白的。”

周清民说:“我是担心他那个倔脾气,是不是在外面跟人家发生了争执,惹了麻烦或是被人给害了。现在这社会,什么事不会发生啊?”

刘媛说:“你是电视看得太多了吧?现在这社会好着呢!哪有那么严重!说着挺吓人的。我看你家周舟人挺好的,不会有事的,别胡思乱想啊!”

周清民听着最后面的那个啊字,像是在宽慰又像是在质问。感觉那有一只小船儿,浮浮沉沉地漂荡在他的脑海里。他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不知道它们在屋子里面寻找着什么。刘媛又安慰了他几句,但他什么也没有听见。他仿佛看见了儿子血肉模糊地尸体,又仿佛看见了儿子可爱调皮的笑容。

刘媛见他这样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收拾好了床铺后对他讲:“别在胡思乱想了,时间不早了,早些收拾睡觉吧。洗澡间在那边,你睡那屋。一会儿我给新来打个,把你的情况跟他说一下,看他怎么说。”

周清民像个木乃伊一样,一动也不动。直到刘媛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唯唯诺诺地回过神来,收拾睡觉。

1、

这是在大学里最后的一个“十一”假,也是有限的学生生涯里最后一个“十一”假。周舟和其他的人一样,在为“十一”假在哪里度过思索着计划着,既要把时间打发掉,最好又要有所收获。可是,节假日眼看就要到了,他还是左右徘徊,他想不通人生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选择题。

毫无头绪的周舟在电脑面前跟着帖子,和友胡诌着。就在这时,响了。是周舟高中时玩得最好的一个同学刘刚,高考失利以后就没有在读书,去了南方打工去了,这让周舟感到很难过。这几年里,辗转大江南北,走过不少地方,据说是发达了,每次打一聊就是个把小时。

周舟把他的困境告诉了刘刚,刘刚想都没想:“这个嘛,找我算是你娃英明。这样,十一假你过郑州来一趟,我正好准备开个店,你来帮我考察考察。顺便带你在郑州转几圈,要毕业了,还没有出过省吧?这边环境不错,说不定将来你也会选择在这边发展呢!”

共 1575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从家人的担心入手,讲述了一个让人担心的故事。一个未出学校大门的大学生,经历一段人生坎坷的痛苦懊悔的事例。一个曾经的同学以真挚的友情欺骗隐瞒实情的真相,将故事的主人公周舟这个天真诚实的在校大学生欺骗到外省偏远的小村落,从事不法的传销活动。但周舟在了解了事实的真相之后,与同学刘刚摆明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坚决要退出传销组织,遭到刘刚他们的极力反对,周舟以身拦截车辆,最终得到救助。经历了人生的磨砺使周舟回到了将要毕业的学校。这个即将走入社会的年轻人,在心里不知有和感触和打算?小说叙事清晰,脉络分明,语言流畅,人物心里描写细腻,不失为一部有教育意义的情感小说,值得一读!欣赏佳作!推荐赏阅!建议加精!【: 伊 蕊】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08: :25 一篇令人担心焦虑的小说,故事曲折艰辛。人生旅途坎坷泥泞,都有跌倒的时候,爬起来继续,因为人生路途遥远,有阳光的陪伴心中就会有光明!感谢赐稿人生家园!创作辛苦了!问好和敬空! 时光里流淌着的是故事的足迹。

回复1楼文友:201 - 09:00:48 感谢【伊蕊】精心评论,有机会还请多多指导啊。

2楼文友:201 - 10:56:29 祝贺作品获精!继续加油啊!感谢赐稿人生家园! 时光里流淌着的是故事的足迹。

楼文友:201 - 12: :49 问好作者敬空,小说写得不错,欣赏佳作! 只有懂得微笑的人,才能紧紧抓住生活的手,微笑着去唱响生活的歌谣。相信自己,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之后见彩虹。

微店下载

网站微店

微店铺官网

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宝宝发热反复不退
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