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真爱魂兮归来

总认为自己是一个有个性的女人,执著、自信、有独立思维。甚至于有男性的阳刚与洒脱,一直以热情善良,美丽大方而引人注目。今天是怎么了,无奈的思绪郁满心河。也许会让君子达人笑话:你好傻,怎么会为人间爱恋的真情缺失而感伤呢?

看着墙上的时钟已十二点多了,我的眼前却是泪雨朦胧,心中一阵阵绞痛。随手打开琴盖,无意间手指触动琴键,灵性的音符组合成悠扬的乐章,它们缓缓的飞出,轻轻的、轻轻的飘落在我心上。一阵颤音,奏鸣滴血幽怨,是谁在这深夜里哭泣?是谁惊扰了庄周的清梦?惊醒了沉睡中的梦中人?难道是蝴蝶在哭泣吗?还是我的心在痛苦中吟唱。一个低音的滑落,我心中的银河泛滥了,从心底狂泻而下!一阵心海雷鸣,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抽打在我的脸上。随着音乐的起伏,我自弹自唱地沉浸在音韵筑成的围城中……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千古传颂深深爱

山伯永恋祝英台

同窗共读整三载

促膝并肩两无猜

十八相送情切切

谁知一别在楼台

楼台一别恨如海

泪染双翅身化彩蝶

翩翩花丛来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当忧伤的旋律和悲哀的歌声响起时,我的琴房里,如泣如诉、如悲如啼、余音绕梁,久久不绝地在回荡。一个个音符仿佛是一只只放飞的彩蝶,她们如俪影双双,如彩云相逐,如情侣偎依。她们飞越彩虹,迎来天下百花胜开,双双对对,迎向地老天荒。难道她们真的是山伯和英台的化身吗?流畅的旋律,似青山秀水的妩媚,又仿佛似相爱的人儿在彼此凝望,相牵相伴的身影回旋着缕缕深情,他们同窗三载两无猜,演绎了人世间千古绝唱的爱情。悦耳的节拍,伴着他们学堂清灯苦读的快乐,同床而眠的小木床是他们纯真的见证。一阵低音和弦,是他们十八相送、如歌如泣的楼台话别。长长的颤音响起,他们双双草桥结拜,情真意切,如抗争的呐喊。悠长的颤音,如泣血的哭诉,琴键上舞动着奔放的音符,是不是他们不离不弃的誓言?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这缠绵的歌声,虽然悲痛,却有隐隐醉人的芳香。我看到空中的蝴蝶翩翩起舞。“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翩翩花丛来。”我的心一阵阵颤栗,难道他们真的化作缭绕的一缕寒烟了吗?难道这就是她们从千年禁锢中逃离出来的精灵吗?他们真情追随生死相依,用她们的爱心顶着断肠的花轿,化蝶西去。瞬间,梁祝魂魄动天河,梦圆化作纠缠的一缕香魂,他们的两颗心撞击有声。一双手、一把琴、一首曲、一段情,演绎着梦萦魂牵,捧出一腔凄凉的情意,凝结成不朽的爱情传说!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人的一生,谁是知音,谁是前身缘定?古往今来,无数哲人探讨过她,无数神话歌颂着她,有多少人苦苦追寻着她。可是谁能破解她的密码?她使人激动,使人忧伤;令人甜蜜,令人痴狂;让人美好,亦能引发邪恶。在这浮躁的时代里,有多少人能为真爱付出,为真情所系?真正的爱是给予,为了所爱的人幸福,给予对方自己所能给予的一切,包括生命和放弃;真正的爱情,不是考虑能得到对方多少好处,而是考虑自己能给对方什么帮助。

在这个经济发展的时代里,有多少人能做到这样的给予和这样的放弃呢?在社会文明空前发展、物质财富空前丰富的今天,我们有多少人能像山伯和英台那样做到生死相依呢?也许现在姑娘会选择马家的权势和金钱吧?在如此富有的今天,我们现代人却怎么越来越把握不了爱情呢?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搞不明白。是因为现代人太现实了,还是因为信息时代的发展速度都变快了,是不是快得现代人,爱的脚步已经追不上那变心的翅膀了呢?

自古就有一见钟情式的爱恋。文君新寡,只为陶醉于司马相如的一曲《凤求凰》,敢于抗父命,而与心悦者夤夜私奔。现代的快餐式的“男女速配”,究竟有几人能终结连理?台上牵手台下散,已成常态。更有那神秘的恋,相悦者从屏幕走向现实世界后,又有几人能真正爱得死去活来?“ ”的内涵早已被“一夜性”取代。早上起来不约而同地挥手说声“拜拜”,从此劳燕分飞云天外。我们不是要将爱情倒退到古代,而是希望追寻人间的真爱。

社会财富的巨大堆积,并不意味着人们的幸福与之同步增长。人类作为万物的灵魂,只是因为有了精神世界。动物为繁衍后代的定期交配“发情”,已被人类异化成两情相悦的美好爱情。相爱的人因为不能结合,宁愿放弃宝贵的生命而相互追随于天堂地狱。虽死犹生,只为那天长地久、幸福的相拥相抱。放弃身外之物考虑,只求两个灵魂的 融合。在物欲横流的现实中,人们呼吁纯真的男女情爱!

也许是马克思说得对,只有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人们才能摆脱经济(包括权势,其实,权势也是经济的附庸),是对恋爱婚姻的羁绊,恋爱婚姻才能恢复她们本来的面目,男女双方,真真以感情和肉体相结合的关系为准则。但是这种以人性为前提的圣洁恋爱能遍布全球吗?当然不会。就像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人性化的恋爱婚姻观念和实行,应该从我们今天这高度发达的现代文明中发轫了。

也只有在可以预期的文明中,梁祝的悲剧才可能避免,卓文君也用不着夤夜私奔而是双双白日同归。当然焦仲卿与刘兰芝的爱情悲剧、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悲剧、宝哥哥与林妹妹的爱情悲剧都将不可能再发生了。

“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一阵高音的旋律奏响一池悲歌,残落弦断,咫尺天涯。我倚窗凝望,痴心无迹,尘梦难搁,怎堪无言。

游弋在指尖下音符,变成五彩缤纷的彩蝶,她们舞动着人间最美好的旋律,缓缓凝结在一起,演变成一片烫金的文字洒向人间。

人间真爱,魂兮归来乎!

(林儿,2008年12月 0日)

共 22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曲《梁祝》唱遍全文。梁祝、宝黛、文君与司马相如等的爱情故事一直传颂至今。人间对真情的向往一直存在。而在经济日益繁荣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沾上了金钱与地位,便少了至纯与至爱。追求真爱,向往纯洁的心灵在文中随处可见。全文意境十分优美。【实习:月下笛声】

1楼文友: 17: 7:41 人间真爱,魂兮归来乎!

林儿,有同感! 让文字融入生活!

2楼文友: 20:02:42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红河灯盏花作用

生物谷灯盏花药用价值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作用

小孩吃什么健脾胃
孕期缺钙吃什么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