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闪电侠 第四十九章-【嗜血的雷芒】

风云闪电侠 第四十九章-【嗜血的雷芒】

第四十九章-

骄阳悬空,大汗如雨,道上传来“踏踏……踏踏”的马蹄声。云乘风纵马奔驰,雷劫刀负在背上,随着他的身形晃动,血色的光晕幽幽飘荡。

领悟自身刀法之后,只要雷劫贴身,就能引出光晕,就算不握在手中,也是一样的道理。这就预示着他与雷劫刀的感应更强烈,他的刀法也更加熟练。

距离连城寨越近,他的恐惧感觉越强,燥热的空气让他的心里更显浮躁。

前方一道斜坡映入眼帘,落马坡到了,坐下马匹突然马蹄一滑,摔在路上,口中白沫子不住的吐出。

低低的嘶鸣,预示着它已用尽了身上力道。马儿最忠诚,除非力竭而死,否则绝不愿停下脚步。

那么断浪呢?是否能忠诚为他保护两位夫人,生死不惧。

云乘风起身一纵,大刀握在手中,血色光晕浓烈,充满肃杀之感。

连城寨一片死寂,浓烈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里,映入眼帘的,尽是残肢断臂。死在地上的人,或眼睛鼓圆死不瞑目,或面容狰狞其状恐怖。

云乘风只觉心中哽咽,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

“楚楚……明月……明月……楚楚……”

转而又叫:“断浪……洪天……铁仇……”

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云乘风一路奔进,根本不见活人,冲入主楼查看,床帐桌椅倾倒破烂,只有死尸没有活人。

地上的血,大多已经凝固,泛着暗紫色,显然大战已经过去许久。

一条条的血痕,爬在地板上,就如冰冷的钢刀插在他的心头。

多处翻查不见楚楚等人的尸体,云乘风心中涌起希望,“断浪,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飞身一纵,直奔天际,拖刀猛斩,挡路的墙壁应声开裂,待得云乘风飞出之时,才在重力之下轰隆隆倒塌,惊起漫天的尘土。

尘土滚荡之间,一条身影,崩得笔直,一人一刀,横在天地之间,滚滚的雷芒缠绕其身,犹似雷神降世。

“是谁,是谁当了走狗,破掉连城寨……我要用你们的血,染红这天,染红这地,此仇不报,天地不容……”

声音灌注内力,滚滚传荡,半空中盘旋的乌鸦,乍感气流一紧,无力飞行,惨叫两声,栽头摔落。

远方一处密林中,正在带人搜索的狗王面肌一跳,隐隐感觉到了危机。

连续一日一夜,众人分散搜索,最终还是找不到逃走之人的身影。

但是这片密林毕竟有限,只要人还藏在密林中,就一定能找到。

狗王爱狗如命,与狗有沟通之奇能,他也是搜索众人里最有希望的人。天池十二煞虽然一同做事,但人人都有私心,只想着自己砍了人头,获得雄霸垂青。

但是此时,最有希望收索到逃亡之人踪迹的狗王,却停住了步子。

因为方才的那一声大吼,惊得他带来的大狗,也矗足不动,仰头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吠。

“找死啊!快给我闭嘴……”狗王呼啸,那大狗一摇尾巴,温顺的缩在他的身后。

然而紧接着,只见后方树影摇动,似有一股力量狂奔而来,大狗的叫声,暴露了他的行迹。

大狗缩在他的身后,复又狂吠起来。

猛然之间,只见一道亮芒飞闪,前方挡路的树木噼啪爆开,下一刻,就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

人狗连心,到了这个关键之处,大狗猛然一跳,就向亮芒咬去。

狗尸一分为二,但得到这一阻,狗王终是反应过来,避了开去。

他的眼睛眨也不眨,满是怒火,狗王爱狗如命,且容他人斩杀。

转眼处,已经看见了一条人影飞来。

“吼神册”以类似于狂犬之吼声攻敌耳闻,威力匪夷所思。

来人威力太猛,狗王不等看清来人,瞬急先声夺人。他的身侧,跟随的天下会弟子,齐紧钢刀,也吓得有些颤抖。

云乘风但觉耳膜鼓痛,甩手一斩,片刻结束了这夺人心魄的声音。

“原来是一只死狗……”

话声方息,狗王拦腰断做两截,和他的大狗尸体叠在一处。

“其他人在哪里?”云乘风厉声呼喊,他现在只想杀人。

未死的几名帮众齐齐颤抖,一人说道:“在……在……,就在这片密林中……”他们是想逃,但是奈何腿脚似乎不听使唤了。

一惊之后,立即心一横,钢刀一斩,急向云乘风劈去。

这些是天下会精锐中的精锐,毕竟不全是孬种。

云乘风看也不看一眼,闪身一动,消失不见,只是回手一刀,雷芒惊现,全都斩成两截。

这边惨叫声响起,别处搜索的人还以为是找到目标了,最近的几人立即招呼一声,带领属下围拢过来。

夫唱、妇随,手舞、足蹈,四人一同赶来,

“撕骨爪”、“残疾腿”,再加两跟“长生拐”,一齐向着云乘风招呼。

这四人的武功两两相合,一同施展,叠加的威力等于四名先天高手。

然而云乘风只是四斩,雷芒成十字切出,爪破、腿残、拐裂。

每个人都是在心口出现一个十字,一息之后,立即喷血爆开,变成四四一共十六块碎肉。

这回出了四刀,拖延了一些时间,随着四人的帮众有人挥刀来战,也有人奔跑着逃走,大声呼道:“有敌人,快,快,都往这边围拢过来……”

“好,通通都过来,老子正好一起解决……”

云乘风冷笑着,纵身腾起,藏在树顶枝条之间。

如此连斩五为高手,皆是先天境内的实力,云乘风的真气消耗的快,此时已经去了二分之一。

疯狂的杀意,并没有让得他丧失理智。

杀人虽爽快,但也不能做莽夫。

莽夫纵无敌,终有力竭时,力竭定身死,空留恨。

一张诡异的脸谱,小心探头前行,乃是戏宝。他是最先赶到的人,乍然瞧见地上的尸体,面上的脸谱瞬间变幻,各种表情惊疑不定。

云乘风并未急着出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还有三个身影靠近。

此时大地隐隐颤抖,九尺大汉食为仙踩着大地过来,瞧见戏宝那变幻莫测的脸谱,嘿嘿憨笑:“戏宝,人呢,你快退开,把人头让给我……”

同时间,一道黑影时隐时现,一闪一闪的逼近,乃是鬼影。这人深得东瀛忍术最高造诣,以神出鬼没著称。

又一处,地上游蛇窸窸窣窣窜动,打扮花哨的媒婆搧动大葵扇笑着走来。她口滑舌甜、阴险毒辣,又以操控毒蛇,使毒闻名,“暗三浊”之毒那是粘者立死,全无二话。

没人与食为仙搭话,媒婆嘻嘻笑道:“憨大头,人头怎么能给你,那我的蛇儿吃什么?”

云乘风平息静气,默默察视着丹田,“快了,快了,在过一会,我恢复到三分之二的真气,立杀你几人。”

突在这时,鬼影轻啸一声,却已经发现了云乘风,没想到他的绝技“鬼影崇崇”施展起来,竟能躲过云乘风的耳目。

“点子在树上……”一句话,让得云乘风不能再等。

深静脉血栓的症状吃什么能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秦皇岛妇科医院咋样

康缘药业生产什么药
单独补悦而维生素D滴剂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