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争一个小人物的家国是非

作者:张晓波

连着两个星期读黄耀武先生的口述作品《我的战争:》。中间一个周末,因为书忘在单位,没读完,还有些惦念。200来页,换成别的书,我几个小时就看完了,但这一本我读得慢,一字一句,唯恐错过了哪个细节。

1944年,国民党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军”,年仅15岁的黄耀武毅然从军,加入了学生教导团,次年就到了印度,经过训练之后奔赴缅甸,参加了第二次滇缅战役。所属部队是廖耀湘部新六军22师。1946年,廖耀湘部进入东北,与民主联军作战,黄耀武也到了东北,身历诸次大战,又多次脱离队伍。新六军22师沙岭一战,民主联军采用人海战术,四面包围,四面攻击,结果仓皇落败,尸横遍野。

辽沈战役之后,黄先生成了俘虏,他分析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政治工作做不好,只知道杀猪毛,空洞没有实际内容;军事上瞎指挥,老蒋不会打仗,疑心重,前线指挥官没有临阵指挥权;军队派系多,一打仗,个个自保,深怕自己损失大,有黄埔系和非黄埔系,黄埔系内又有前六届和后几届等等。

黄耀武先生生在天崩地解的动乱之年,军职不高,胸怀家国天下,戎马青葱数载,耄耋之年,所忆所述,还是那段历史。后人评说历史,翻阅资料,参看数据,难免旁观者的有轻松,黄先生自己陈述,格外沉痛。

民国的口述史,我看过大人物回忆——《张学良口述历史》,唐德刚做的,也挺好看。还记得张学良讲老帅(张作霖)最爱护知识分子,每到逢年过节,必定亲临学校,以示慰问。唐德刚的“张学良”风趣幽默、玩世不恭。公子哥,就是这模样。讲真实历史,张公子恐怕有些不堪,有个段子,不敢肯定是否属实,讲九一八事变,东北告急,张公子尚在北平八大胡同花天酒地抽大烟。张公子的脾气,老蒋也得让着三分。西安事变,张公子干得出来,于公,当然是好事,于私,按他的讲法,就是看老蒋指手划脚不爽了,给个下马威再说,至于往后,走一步算一步。

这一步,走出了八年抗战。

(:郭婧涵)

晋城白癜风治疗费用
急诊科
梧州治白癜风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