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美原谅我不坚强随笔

儿子住院半个月了,病情终于好转了。

看着儿子有说有笑精神很好,老卫心情也跟着好了。

回想起儿子住院以来,那些个日日夜夜的陪护,我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

是呀,父子连心,回想当初在医院看到儿子痛不欲生的样子,老卫的心很乱、很痛,恨不得代替儿子生病。

现在看到儿子恢复不错,老卫心情也好,就把儿子住院以来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

四月二十七日吃完晚饭,儿子来到我的卧室说:“爸,这一阵我屁股很疼,感觉屁股上有个像枣一样的疙瘩。”

我急忙去查看,边用手触摸便问道:“儿子,屁股肉里面的确有一个像枣一样大小的疙瘩,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爸,我们领导说了下个月单位活比较多,我估计工资会拿到五六千,我想等单位活忙完再去看病。”(儿子单位是铺、压马路的,儿子是开压路机的司机。)

“屁话,有病咋能等?”

“爸,就是有一点疼,估计没啥事。”

“胡说,咱爷俩都不懂医,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事大家都放心,如果需要手术,那就必须手术。这样吧,明天你拿五百元去看病,也许真的没啥事,吃点药就好了。”

“爸,估计没事……。”

我打断儿子的话骂道:“放屁。你是大夫?挣钱固然重要,但没了健康挣个屁。明天必须去看病,就这样了。”

(二)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许,我在单位接到儿子的。

儿子在里说:“爸。大夫说是 脓肿,这个不敢拖延,必须尽快手术。住院需要交一千元押金,可是我就拿五百元,你要是方便,给我送钱交押金吧。对了,大夫说办好住院手续后,就可以安排手术,估计到下午五点左右可以手术。”

“是微创手术吗?手术有啥风险?”

“不是,大夫说无法微创手术,是一般手术也没啥风险,具体我也不清楚。”

“好,我马上给你送钱。到医院我再具体问大夫。”

由于我上行政班,下午五点半就下班。

于是我找到我们领导说明情况。

领导很通情达理,直接对我说:“先给孩子看病要紧,工作我会安排的。”

儿子三点半进了手术室。

我和妻子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等候。

我频频看上的时间,时间过得真慢呀。

四点了,儿子没出来。四点半儿子仍没出来。

妻子焦急地问我道:“咱孩子咋回事呀?大夫不是说半小时就会做好吗?这咋都一个小时还没出来?”

其实我也很着急,心里不知怎么了,老是想会不会手术出啥意外或麻醉出问题?但是看到妻子着急,我必须先冷静下来安抚她。

我故作轻松地说:“别担心,也许做手术的人多,也许手术前要消毒麻醉什么的。再等等吧。”

五点十分,五点十五,五点二十,到了五点半,我也坐不住了,可是家属又不让进手术室。

那一刻老卫心里真是七上八下乱的很。我像个狗熊一样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心里不断祈祷儿子平安无事。

五点三十八分儿子终于从手术室推出来了,我和妻子几乎同时奔到儿子床前。

妻子急忙说:“吓死我了,咋这么长时间呀?”

“妈,我早就做好手术了,他们忘了推我出来,我还在床上睡一觉呢。”

我急忙说:“没事就好。奶奶的腿,他们忘了把你推出来,也不给我们说一声,害得我和你妈紧张死了。”

儿子术后需要人伺候,由于儿子体重一百七十多斤,我就对老婆说:“你也弄不动儿子,你去上班吧。我给领导请假,让我来伺候儿子。”

看着儿子术后恢复很好,几天后我就上班了。

(三)

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接到儿子打来的,我急忙按下接听键说:“今天不是要出院吗?你自己回来吧。”

“叔叔,我是你儿子同病房的病友,你快来吧,你儿子今天早上忽然头疼恶心呕吐,都不会走路了,现在大夫推他去检查了。”

我风风火火赶到医院,正巧大夫推儿子检查回来。

大夫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儿子突然不明原因头疼恶心伴随呕吐,刚刚做完CT。一会你到急诊大厅拿结果。”

“怎会这样呢?”

“放心,这个和 脓肿手术无关,咱这个手术很成功。现在不知道检查结果,等结果出来,让神经内科大夫来会诊。”

中午,神经内科杨大夫看着CT片子说:“从CT片子上看没啥事,应该是病毒性脑炎。”

“那为啥头疼那么厉害?”

我已经给你儿子预约了,下午两点半再去做一个核磁共振。记住,只有头不痛不呕吐时才能去做。现在你去跟我办理转诊手续,一会要把你儿子转到神经内科,我是你儿子的主治大夫。

下午一点左右,儿子仍说头很疼。

我急忙去找大夫说:“杨大夫,我儿子头疼得厉害,可是一会要检查核磁共振了,能否先打针或吃药啥的,不让我儿子头疼,咱先检查核磁共振,等结果出来也好对症下药。”

谁知道儿子刚吃完大夫开的药,就一下子呕吐出来了。

看到儿子难受的样子,我急忙给大夫说明情况。

大夫说道:“不知道他呕吐时,是否把药吐出来了,但是这个药不能再吃了。”

“那咋办?一会要检查,可是头疼呕吐人家大夫不给做核磁共振。”

“别着急,也许一会头疼好些或明天再做检查。”

回到病房,看到儿子抱着头躺在床上,我急忙问道:“儿子,头疼好些了吗?”

儿子艰难地睁开眼道:“爸爸,我好难受,我是不是快死了?”

听到儿子说这样的话,妻子嚎啕大哭道:“爸爸、妈妈(这里是说我去世的父母)。求求你们了,求你们在天上保佑保佑你们的孙子吧。我给你们磕头了。”

我急忙搀起老婆,虽然我也六神无主,虽然我也非常担心儿子,但是我知道此刻我必须安抚他们娘俩。

我偷偷擦擦眼泪强装笑脸道:“儿子别胡说。大夫说了,你这个是脑炎,很平常的。一会咱检查完回来就给你打针,打上针就不疼了。”

接着我又对老婆小声说:“别在这里哭,这里是病房。咱儿子只是普通的脑炎,别让人家笑话。”

“真的是普通的脑炎,打上针就好了?”

“真的,大夫刚刚给我说了,这个病很好治疗。再说了,咱都住在医院了,有啥问题大夫会解决的,没事的。”

下午两点二十,大夫让我们去检查。

我推着轮椅上的儿子去做核磁共振检查。

到了核磁共振检查室门口,我急忙去联系大夫说明情况,请求尽快先给儿子做检查。

当大夫叫到我儿子名字时,儿子却痛疼呕吐了。

大夫遗憾地说:“他现在头疼呕吐不适合做检查,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

我恳求道:“大夫,我儿子忽然不明原因头疼呕吐,我们想尽快做核磁共振。我们着急等结果呢,好让大夫对症下药。这样吧,我们先休息一会,如果儿子好点了,我们就接着做,好吗?”

见大夫点头,我急忙称谢。

我心疼地问儿子:“儿子,咱要尽快做检查,大夫还等结果呢。结果出来后,大夫也好对症下药。你能否坚持做检查?”

“爸,你给大夫说,下一个叫我吧。”

“你觉得可以就去做,不行别勉强。”

见儿子艰难地点点头,我急忙转过身偷偷擦泪。

当大夫见我儿子站立不稳时说道:“他这个样子不适合做检查,还是等明天吧。”

“大夫,我能否陪儿子进去做检查?”

“可是,检查室里有辐射呀。”

“顾不得什么辐射了,给儿子做检查重要。”

在检查室,我对儿子说:“检查需要二十分钟,爸爸就在你身边。如果你坚持不住了,就动一下右腿,我就去通知医生。”

“爸,不就是二十分钟吗?我能坚持。”

“儿子真棒。记住,老爸与你同在。”

原本以为核磁共振像做CT一样没啥噪音,没想到核磁共振的噪音特别响。

这声音就像在耳边擂战鼓,又像在耳边鸣喇叭,而且整个过程不止一种频率的声音。

我站在机器旁边都感觉受不了这种声音,我担心地看着儿子。

见儿子安静地躺在机器上,我微闭双眼,内心不断默念阿弥陀佛。

大约十五分左右,我看到儿子右脚在轻微抖动。

当时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了,恐怕儿子坚持不了而功亏一篑。

大约十几秒,儿子的脚平静了。我松口气摸了摸儿子的脚。

因为进检查室不允许带金属东西,我不知确切时间。

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祈求快点做完检查。

你信吗?老卫从不信佛,但这次我默默在心里默诵二十分钟的阿弥陀佛,直到儿子做完检查。

甚至……甚至我想起了我作品里无所不能的外星人纳菲尔斯·莎娜。

我居然不断呼唤莎娜姐,请求她保佑儿子。

核磁共振结果刚出来,我就飞奔着找大夫看结果。

我心脏不好,平时疾步走就喘的厉害,这次小跑着也不知道累。

大夫看完核磁共振说道:“核磁共振除了显示有鼻窦炎外,其他都正常。”

“我儿子在十年前有鼻窦炎,也做过置换、低温消融,可是效果不理想,但这是这次头疼的原因吗?”

“这个要一一排除才能知道啥原因,下午请耳鼻喉专家给你儿子会诊,看看专家咋说。我先给你儿子用治疗脑炎的药。打上针头就好些了。”

下午我又用轮椅推着儿子去耳鼻喉科会诊。

经过专家会诊,排除了鼻窦炎引起的头疼恶心以及呕吐。

拿着专家的结论,我又找到主治儿子脑炎的杨大夫。

杨大夫说:“放心吧,初步判定你儿子是病毒性脑炎,一会打上针头疼就会大大减轻。”

(四)

果然,第二天儿子说头不怎么疼了,由于我还要去拿其他检查报告单,于是我对儿子说:“等我把验血那几个报告单取回来,咱爷俩就去肛肠科换药。(可怜呀,儿子刚做完 脓肿手术,每天早上从神经内科九楼到肛肠科六楼去换药。)”

儿子笑道:“爸,我现在头不疼了。你去取结果,我自己去换药。”

我拿着检查结果找医生,刚到医生办公室,就听见护士喊叫:“18床的家属在哪里?你儿子被大夫推回来了,快去看看吧。”

杨大夫和我急忙出来看。

儿子被肛肠科刘大夫用轮椅推回来。

杨大夫急忙去检查我儿子,我刚要跟着进病房,肛肠科刘大夫责问道:“你儿子病情那样,你咋不跟着去换药呢?你看多吓人。”

此时我后悔的不行,我猛搧自己一耳光道:“是呀,我咋那么粗心呢。谢谢你呀刘大夫。”

“不用谢,快去看看你儿子吧。”

“杨大夫,我儿子打上针后的确头疼减轻了,而且没有呕吐过,这咋一转眼又呕吐头疼了?这到底咋回事呀。”

“虽然初步判断是脑炎,但想要进一步确诊,还需要腰椎穿刺。”

“腰椎穿刺?听说风险很大。”

“腰椎穿刺术是神经科临床常用的检查方法之一,对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有重要价值、简便易行,亦比较安全。但也有风险,甚至能引起瘫痪。当然这个概率很小,你们考虑一下,要是同意腰椎穿刺就告诉我,然后你们签字就可以穿刺了。”

老婆流着泪问道:“老公你说咱儿子做不做腰椎穿刺?万一瘫痪咋办呀?呜呜呜。”

此时我内心不断权衡利弊。做吧,怕万一瘫痪……尽管概率低,但是我不敢去冒险。不做吧,又怕耽误儿子病情,那可是脑子呀。

思来想去,我决定不做。

“老婆,目前来说,儿子打上针后,的确有点效果。我不建议儿子做腰椎穿刺,我……不敢拿儿子去冒险。这样吧,咱再观察几天,如果儿子没啥效果,那就只好做腰椎穿刺,毕竟治病要紧。另外,咱再找其他医院的熟人大夫,请他们看看片子,听听他们的意见。”

结果在其他医院的熟人大夫也建议做腰椎穿刺,并且说腰椎穿刺虽然有瘫痪的风险,但概率很低很低。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表情痛苦,此时我六神无主,内心极其慌乱,都说男人是坚强的动物,我咋那么害怕呢。

一般来说,生病住院虽然痛苦,但明确病因对症下药,病情就会稳定恢复。可是我儿子的情况病因不明,这让我更加担心和不安。

望着病床上的儿子,我内心一直在大声说;儿子快点好吧。原谅老爸真的不坚强,我的心脏受不了了。

我感到泪水悄然滑过脸颊,急忙低着头快步走到走廊里偷偷擦眼泪。

我决不能让他娘俩看到我落泪,我是他们的主心骨。虽然难受,但必须装作坚强。

这时杨医生又来催我做决定,我说:“杨大夫,真的没其他方法了吗?我心跳的厉害,让我再想想好吗。”

“要做尽快做,不然对病情不利。”

夜深了,妻子仍不肯回家。

“老婆呀,你明天还要上班,咱两口必须有一个人上班,我在这里照顾儿子,回家吧。”

“回家我也睡不着,还是让我守儿子吧。这些天白天夜里都是你陪护,我怕你倒下。”

“老婆。我不上班没关系,我会抽空眯一会。你要上班,本身就有神经衰弱,你要是倒下,我管哪一头?”

(五)

十天后,杨大夫对我说:“你儿子恢复不错,可以减药了。”

“杨大夫,我儿子还会不会无预兆头疼呕吐?上一次换药吓死我了。”

“一般来说,病毒性脑炎至少要住院治疗一个月,就算出院还要吃药巩固。不排除无预兆呕吐头疼,最好你全程陪护。”

今天儿子非要我回家休息一会,顺便回家给他做饭,这样可以省点钱。

看着儿子这么懂事,老卫心好酸。

唉。这住院呀,不说治疗费啥的,光买饭、买日用品就花好多钱,真的是有啥别有病呀。

刚刚给儿子打得知儿子头不疼,一切正常。

我才放心写下这篇文。

阿弥陀佛,毕竟儿子血管里流着我的血,毕竟父子连心。

在此,老卫双手合十祈祷我佛:愿我儿子早日康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共 486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父子情深的文章,字里行间写满了一个父亲对儿子浓浓的亲情和爱。都说父子连心,儿子的病情时时牵动着“我”的心,儿子的痛苦让“我”紧张、心疼和惶恐,在医院陪护的那些日子里,亲身感受了儿子被病痛折磨的痛苦,见证了各种仪器检查和常规治疗的繁琐,也深深体会到了病魔肆虐下病人的无奈及家属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一旦生病住院,身体的病痛加上精神的痛苦,很容易就将人的意志击溃。对于父母来说,孩子的疼痛更是疼在父母的心上,牵心拽肺般地令他们坐卧难安,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无以替代父母对孩子的一颗无私伟大的心。好在文中的“儿子”最终病情好转,“我”和妻子也终于告别了最初入院时那担惊受怕的求医经历,安心尽心地陪护儿子休养治疗。回首那段经历,虽曾经六神无主,“我”却坚强地充当着家中的主心骨,给儿子治疗的信心,给妻子贴心的安慰,一家人抱团共同抵御病魔的侵袭,最终经过治疗终于化险为夷,走向康复。一篇非常暖心的文章,父亲对儿子彻骨的爱,儿子对父母细腻的情,都让人读之而深深动容。不是不坚强,而是深情使然。正是“我”的一路陪伴,才给了儿子康复的希望,向这位伟大的父亲致敬,也祝文中的儿子早日康复,回报父母深深的爱!欣赏佳作,!问侯作者!【:梓郁】

1楼文友: 22:07:58 问好作者,遥祝写作愉快,初夏安康!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回复1楼文友: 2 :42:29 首先感谢梓郁老师辛苦以及精彩到位的编者按。这篇文章是我最近亲身经历的。看到儿子在医院痛苦,我这个当老爸的真的是六神无主,特别紧张。现在儿子病情稳定好转,所以我心情也好。

2楼文友: 22:09:58 一篇非常暖心的文章,父亲对儿子彻骨的爱,儿子对父母细腻的情,都让人读之而深深动容。不是不坚强,而是深情使然。正是 我 的一路陪伴,才给了儿子康复的希望,最终化险为夷,重获健康。向这位伟大的父亲致敬,也祝文中的儿子早日康复,回报父母深深的爱!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回复2楼文友: 2 : 1:02 都说父子连心,儿子身上留着我的血,看到他难过,我也特别心疼。其实一开始我也由于要不要把这篇文发上,我是难惹你,但真的看到儿子生病那么难受,我真的不坚强。远握。再次谢谢你。

楼文友: 22:11:00 感谢赐稿柳岸【美】征文,期待精彩继续,也祝笔健文丰,身体健康,吉祥如意!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回复 楼文友: 2 : 4:11 谢谢梓郁老师对老卫的鼓励。能在柳岸这个知名社团发文,能在柳岸这个大平台和大家交流,老卫真的好开心。老卫不才,有机会之后要不嫌弃俺的文,老卫还会发文的。再次谢谢你。远握。

4楼文友: 2 :1 :22 好感人的文章。真是父子情深。赞一个。

回复4楼文友: 2 : 7:11 儿子住院了,父子连心。看到儿子非常痛苦,老卫心里很不是滋味,恨不得自己替代儿子生病。现在儿子病情稳定回复,老卫很是欣慰。回想当初,陪护儿子那些个日日夜夜,我真的不知道咋熬过来的。谢谢池飞鸟。友谊地久天长。

5楼文友: 2 :14:20 祝卫兄的公子早日康复。

回复5楼文友: 2 : 9:2 谢谢池飞鸟朋友的祝福,老卫很是开心,无论在空间,还是在,又或者在江山站,好多便宜都关心老卫儿子的病情。借助江山这个平台,老卫在这里一并感谢那些好朋友祝福。谢谢你们,友谊长久。

6楼文友: 2 :15:5 吉人自有天相。别担心。孩子一定会很快恢复的。

回复6楼文友: 2 :41:44 再次感谢池飞鸟朋友的祝福。老卫真的好开心,能在虚拟的络认识大家。可以说络是虚拟的,打年悉尼的络自有朋友们珍贵的友谊。老卫向那些关心我儿子病情的好朋友们敬礼。远握。

7楼文友: 2 :18:0 愿卫兄的儿子早日康复。阿弥陀佛。

回复7楼文友: 2 :42:58 都说父子连心,儿子身上留着我的血,看到他难过,我也特别心疼。其实一开始我也由于要不要把这篇文发上,我是难惹你,但真的看到儿子生病那么难受,我真的不坚强。远握。再次谢谢你。

8楼文友: 2 :19: 4 怪不得这一阵不见卫兄发文了。卫兄在医院陪护辛苦了。

回复8楼文友: 2 :45:14 其实我并不坚强,看到儿子生病难受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看到儿子头疼呕吐,我不仅六神无主,而且眼泪不知不觉悄然滑落。其实我并不坚强,那是因为父子连心。是因为浓浓的亲情把儿子和我紧紧相连。

9楼文友: 2 :20:2 卫兄,手术室外等待的日子好难熬啊!阿弥陀佛。

回复9楼文友: 2 :46:18 都说父子连心,儿子身上留着我的血,看到他难过,我也特别心疼。其实一开始我也由于要不要把这篇文发上,我是难惹你,但真的看到儿子生病那么难受,我真的不坚强。远握。再次谢谢你。

10楼文友: 2 :50: 6 文章字字珠玑,深情绵绵,把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关爱之情,描述得入木三分,让人动容。把一个儿子对父母的细腻之情,感恩之心刻画得真真切切,让人欣慰,真可谓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愿侄儿早日康复,愿贤弟一家人幸福快乐每一天。遥致夏安。 流逝的是时光,弥坚的是友情

回复10楼文友: 07:06: 5 感谢鸽子哥哥来赏读老弟小文。这篇文是老弟亲身经历的。看到儿子在医院那么痛苦,老弟心里也很难受。不怕哥哥笑话,老弟真的不坚强,曾经好几次偷偷哭了。现在儿子病情好些。我心情也好了。就发文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现在的心情。谢谢哥哥。

云南生物谷产业发展

云南生物谷科研创新

灯盏花产业领航者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鲁南欣康是饭前吃
微店怎么卖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