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上网这个世界上最隐秘的国家的神奇网

在朝鲜上:这个世界上最隐秘的国家的神奇络

只有被严格挑选过的社会 精英 才能够使用络

在这个世界上最隐秘的国家上会是什么样呢?简短的答案是:诡异的。至少以其他所有国家看来是这样。但是随着朝鲜人开始冒着生命危险试图取得与外界的联系,也许会为这个国家的历史创造出戏剧性的时刻。

每一个朝鲜的官方页上都有一个奇特的现象,一个小小的程序会在每个页的编码里出现。这个程序的作用非常简单,但是也非常重要,只要国家领导人金正恩在页中被提及,他的名字就会被自动放大一点点,使之从周围的文字中凸显出来。

金正恩以及过去两位国家领导人的名字在朝鲜的页中被稍微放大

这只是朝鲜这个独特而神奇的国家的络的其中一方面。在这样一个人民被有意地与络隔绝,从而对除了政府宣传之外的信息求知若渴的国家,络的使用取决于政府的指令。但是人们越来越相信,这种控制正在开始减弱。

政府将不会能再像以前一样控制这个国家里所有的信息交流 ,斯科特 托马斯 布鲁斯解释道。他是一位研究朝鲜的专家,撰写过大量相关文章。 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101年

只有在朝鲜平壤有全国唯一的一间可以上的咖啡店。

每个在咖啡店内开启电脑的人都会发现他们使用的电脑运行的并不是Windows操作系统,而是红星 朝鲜专门开发的操作系统,据说还是由前任领导人金正日亲自委任开发的。

一个系统载入前的需读文档解释了这个操作系统与国家价值观相契合的重要意义。

朝鲜的电脑运行的是特别开发的红星操作系统

电脑的日历显示的年份不是2012年,而是101年,这是由金日成诞辰开始计算的年份,这位最早的国家领导人的政治理论决定了所有的政治决策。

普通的公民无法使用络,上的特权被限定在一个经过挑选的人群里,包括一些精英、学者以及科学家。

但是即便是这些人看到的互联也实在是非常狭窄和浅层次的,与其说它是像别的国家的那些高造价全球性的互联,还不如说它只是个昂贵的公司内部。

他们建立的络系统是一个他们可以控制并且在必要时候摧毁的系统 ,布鲁斯先生解释道。

这个系统叫做光明,它由国家独立运行的络服务提供方管理。

据布鲁斯先生说,光明主要包括消息公布、会话功能以及国家支持的媒体。毫无意外,其中没有Twitter的踪迹。

对于很多在观察中东现在发生的变革的独裁政府,它们没有表示要准入Facebook,也没有要引入Twitter,万一政府只是制造出一个可以被监管和控制的Facebook呢? 布鲁斯先生说。

红星操作系统运行的是改造过的火狐浏览器,名叫我的祖国,与朝鲜的络端口同名。它还有英语版本。

典型的页包括服务,例如朝鲜之声,还有朝鲜的官方机构 劳动。

但是任何对这个络嗤之以鼻的人都得小心了,无国界,一个监督全球出版自由的组织表示,一些朝鲜 发现自己被送到了 改造班 ,而这仅仅是因为他们文章中的一个排印错误。

除了光明 内部 ,少数朝鲜人得以享有充分的、未经过滤的络路径,但是相信拥有这份特权的人仅限于几十个家庭,其中大部分还是与金正恩有亲戚关系的家庭。

蚊子

朝鲜不愿意他们的人民与络连结的行为被一些人驳斥,如同一种交换,如果朝鲜要在世界民族之林存活下来,他们就必须稍加开放自己。

相比中国拥有它着名的 超级防火墙 ,屏蔽掉诸如Twitter之类的站,以及时不时屏蔽BBC站,朝鲜的通讯设施被形容为 蚊子 ,只允许非常少的信息进出。

而这个蚊子中最有疏漏的地方是移动。

虽然有官方提供的移动络,但是不支持数据连接和国际,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人持有的中国的移动越来越多,被从边界偷偷带入朝鲜。

这些从中国走私来的通常只能在中朝边界的10公里内使用,并且得冒着相当大的风险。

人们现在愿意承受的风险在2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内特 柯雷琴说。他参与撰写了一篇关于朝鲜不断变化的传媒环境的报告,内容很创新。这篇报告题目是《寂静的开放》,采访了420个从朝鲜叛逃出来的人,从他们的故事里可以瞥见他们为了使用非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为了确保频率不被捕捉到,打的时候我会把一个脸盆装满水,再把一个饭锅的盖子顶在头上, 一个受访者这样说,他今年28岁,在2010年11月他离开了他的国家。

朝鲜的提供3G频率,但是没有络

我不知道这些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反正我一次没被逮到。

虽然他的科学方法值得质疑,但是他的恐惧的心情是确切的。

拥有非法是一个严重的罪行, 布鲁斯先生解释道。

事实上政府已经购买了探测设备要追捕那些使用非法的人。如果你要用,你该找个人口密集的区域,并且只能用很短时间。

真实的信息

在金正日的领导期间,他会让数百辆坦克开上街道阅兵,以展示自己是个军事天才。

很多观察者称他的儿子金正恩,相反很可能会展示自己拥有精明的科技头脑,也许会为他的人民的生活带来一些高科技方面的提高。

但是这种提高的每一步都会给朝鲜人民带来一些他们从未有过的体验 真实的信息。这对所有封闭的国家都可以产生惊人的影响。

我并没有看到任何像阿拉伯之春①那样的事要来临的迹象, 布鲁斯先生说。 但是我的确相信朝鲜人民正渴望有个途径可以使用络,这制造出了一个充满人民愿景的环境,并且这个环境是不会轻易回转的。

① 阿拉伯之春,指自2012年11月开始以突尼斯爆发动乱为起点,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行动,并乐观地把 一个新 中东即将诞生 预见为这个运动的前景,认为这个 阿拉伯之春 属于 谙熟互联、要求和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一样享有基本民主权利的年轻一代 。

原文来源:

译文来源:译言

亮甲治疗甲沟炎吗
白内障的早期症状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