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我养我的五峰村

生我养我的五峰村

我小时候生活的村子叫五峰村,是一个小山庄,村民生活在五座山峰之间,山清水秀,围绕村庄和东、西两条山沟,修筑了便于灌溉的五支渠道,后汇于洛河,因此好多人也叫五支渠。每次想到或者梦到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都会有新的感触,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算算我离开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所有儿时的伙伴也都离开了那边土地!可是岁月已经把这个小山村彻底的给改变了,曾经的土房土围墙全都不存在了,变成了一处休闲游乐的好去处。

2011年起,为了方便于村中孩子上学,年轻人嫁娶,受医疗方便条件限制,政府对全村异地移民搬迁;2013年改为白水县尧禾镇五峰新型农村社区。

从2014年起,村里招商引资,集中经营,育苗植树,开垦荒山,绿化山地七千亩。一时间,填涝池、拆砖窑、平旧宅,原村庄基地、东沟两边,连同佛天疙瘩顶上,都育上了松树苗。现在的五峰是国槐沿途,格桑花开,野兔乱窜,风拂鸟啼,空气清新,水电齐备。春花翠柏,夏杏嬉水,秋果遍山,冬冰雪松,确实不失为一处休闲游乐的好去处。

想着我的家乡,我们当时上学的情景,因五峰地处偏远,村民更懂得尊师重教,培养孩子好好学习,走出山沟的意识。对于为村中教育付出辛劳的老师,村里每家都认为老师来五峰教书,不容易。在家家轮流管饭那个年代里,轮到谁家管饭时,谁家总觉得自家轻易也不管饭,就想给老师变花样做饭,包饺子、煎煎馍等

生我养我的五峰村

,谁知整个村子的人,家家都是这样,反而把老师吃够了,想吃简单的面馍,也使老师更加注重教学质量,小小的五峰村升学率,往往还高于塬上大村的升学率,真的很想念当时几个孩子给老师每天早上从家里提开水的日子,想念老师到自家来吃饭自己吓得不敢到桌面去吃饭,不敢说话的样子,想念期末老师给每一个学生一顿饭一毛钱发钱的心情,想念。

想着我的家乡,现在变化真的好大啊!我经常会看朋友发来家乡的照片,觉得这里越来越陌生,没有了小时候的土房土围墙,没有了可以聊天的童年伙伴。想象小时候经常叫的几个小伙伴的名字:娟娟、二帅、烂娃、二怪、小军、玲玲、茹茹、鹏娃、艳艳等,这些人现在只出现在梦里,真的很想念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

如今搬迁后的村子看着是漂亮了许多,生活是好了许多,但是上次去了以后里面只剩下了一些上了年纪的亲人,无情的岁月把这些曾经我最尊敬的人们,变得那么的苍老,看着他(她)们被岁月快掏空了的生命,我的心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突然感觉到,岁月的流逝真的好可怕!它带走了那么多的东西,留下的只是脑海中那些曾经的记忆。

有时候我回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有几个伙伴家可以去聚聚说会话。现在,他们为了他们的孩子学习的更好些,也为了生活环境更好些,全都去外地奋斗。如今的村子留下来的大多是舍不得离开乡土的人。每片土地上都会有一群不愿意离开的人,每片土地上都会有一群驻守的人,在那里静静的等着这些漂泊的人们归来!

如今的我只有依靠脑海中的记忆,去寻找曾经很快乐的童年往事,年少时的记忆是很深刻的。我的小山村虽然变化的不成样子,可是,我还是喜欢我那个小山村,村子后面我们小伙伴们曾经一起玩耍的洛河还在,村子西头大家一起抓螃蟹玩水的西沟还在,还在那里静静的流淌着

如今再回父母家没有了儿时的伙伴们可以聚聚,只有在父母新搬迁的屋子里盘坐在炕上,陪着我年迈的父亲母亲聊聊天。他们也都见老了他们的眼睛不再像从前那么炯炯有神,以及他们那如霜的两鬓似乎都在无声的诉说着岁月的无情。我真心的希望我的父亲母亲永远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健康长寿!那样,我每年还能回到这里,看看他们,顺便想再去看看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