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不负遇见3

再见,不负遇见

截止今日,最后一条鱼儿翻着白肚皮票在鱼缸里的时。我刚睡醒,打着哈欠,第一个念头它也终于熬不住了,第二个念头在也不用每个星期定时给它换水了。

从初夏到初冬,都安然无恙的度过,现在却接二连三的死去。我有认真去想过原因却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来,也许大概是环境吧。北方的初冬已开始供暖,家里热的人都待不住,何况是几条鱼?当然,这也是我的猜想之一。

对于某些东西,我似乎总能坦然接受它的到来,也毫无波澜看着它的离去,鱼也好感情也罢。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去维系过,像是随风,吹哪里就飘哪里。就如同我认为定时给鱼儿换水喂食,做到该负的,它们就不会死一样。

还记得第一条鱼儿翻白肚皮告诉他的时候,他问我打算怎么办?没明白他指何事,追问一句什么怎么办?他顿了顿说:

你打算这么处理这条鱼?

捞出来扔进垃圾桶,倒掉。

嗯???

怎么?难不成要我在花园里挖个小土坑埋掉再立块碑吗?

哈哈哈哈他的笑震动了整个胸腔,以至于弯腰用手顺了顺胸口好大一会。他抬起头的时候,我看见的是一种的冷静,相识5年这种冷静我太了解了。

这才是你,你从来都这样他说。

我发现自己懒,真懒。懒得换工作,所以就在一个地方一成不变。懒得打理,所以买花瓶的第二天就从鲜花变成干花,当然除了怎么都折腾不死的绿萝以外。懒得面对感情,所以每次出现问题都选择自我消化。朋友问我你这样好嘛?

我想都没想说有什么不好,这样不是显得我很深情?

放屁,你这叫不负朋友鄙夷的说。

后来我想了想,无论是鱼还是感情,不属于你的东西怎么留都留不住。所以当我告诉他,我们就到此为止吧,阳关道和独木桥我们各走各路吧。

他看着我,许久才说我已经开始在走了。

那时我才发现我或许从来没正真了解他,就如那次我看到的也许并不是冷静,而是如释负重。就如他问的不是鱼儿怎么办,而是我们之间怎么办?

也好,自此以后,你不再归来,我不再回去,与我们而言,或许是最好的礼物。

我想我还是会再养鱼,不过会正儿八经学习养鱼之道之后再去考虑。

祝你幸福,XL。

2017年1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