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青年诗人罗雨的补鞋的老人

读青年罗雨的《 补鞋的老人》

从这首里我读出了一个补鞋老心酸,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挤进了城市,为了满足生计,终日守在学校的大门口一个角落,不论风吹雨打,无论春夏秋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总是坚守在他的补鞋摊位上。

这个补鞋老人也许膝下也有如一样大的孩子,在某个一异地求学,为了孩子的学杂费,老人别无所长,只有补鞋。也许老人的孩子在某个地方有份体面的工作,老人为了不拖累孩子,硬是坚持在她补鞋的工作岗位上。也许老人只是从某个城市来的流浪人,他归宿,喜欢上了这个高等学府,然后就在这所学校的门口从事了补鞋生涯。

老人分明微薄的收入,老花的眼睛,靠着一阵一线的缝补来获取的价值,也许他要承受着前来补鞋客人的讨价还价;也许在大学的门口要受着富家子弟的羞辱 在无数轮转的春夏秋冬里,一双双鞋被老人完整补好,却补不起老人自己日渐苍老的。

罗雨诗老人一天下午突然倒在了她的补鞋摊位上,好心的教师和学生叫来就救护车,却找不到她的家人,老人最后死了,留下的是那些知晓人的无限沉思。

此诗让我想起我大学的校门口,也有这么一个补鞋老人,无论我何时路过,总是见他,拿着一双鞋一针一针地缝补。后来大学毕业,再也没有回去,那个校门口似乎依然守在那样一个补鞋老人。为爱美的女大学生生,修着一双又一双廉价或者昂贵的高跟鞋。

《补鞋的老人》

文/罗雨

尘世的这副担子

你挑着,从北到南

那台破旧的补鞋机

是你全部的家当

六十多个春花秋月

被你缝进陌生人的行程

一针一线

你缝合了别人的缺口

却缝不了自己的

你生命的桅杆上

挂满破破烂烂的补丁

在那个清冷的下午

你终于撇开这副担子

异乡的风与夕阳裹挟着你单薄的影子

扬长而去

那些破烂的补丁,落叶般摇曳着

像叹息,又像叮咛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适合人群

生物谷灯盏细辛注射液治疗效果

生物谷灯盏细辛胶囊作用有什么

月经过少发黑怎么办
维D滴剂怎么给宝宝吃
月经量多可以吃什么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