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开祯文学在我们手中变了形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曾经出版过《打黑》、《省委班子》等一系列官场小说的许开祯,在银川书博会上推出了新书《菜子黄了》,《菜子黄了》是一本家族式小说,写民国年间西部小山村的一个没落的大家族,在没落的时候娶了一个本土的17岁的姑娘灯芯。灯芯嫁到下河院以后,她的人生开始了变化。一个弱小的女子在一个大家庭、大家族、大宅院里面的痛苦挣扎,通过灯芯反过来衬托了下河院一个封建家族的没落历史。

:刚才播放的视频是《光荣大地》的花絮,《光荣大地》是根据您的小说《凉州往事》改编的,可否谈谈当时的情况?

许开祯:《光荣大地》是根据我创作的长篇乡土小说《凉州往事》改编的,是我第二部搬上荧屏的作品。第一部是根据长篇小说《政法书记》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神圣使命》。

我出生的地方叫凉州,历史上很有名。古人就有《凉州词》,王之涣、孟浩然等历代诗人,都为凉州抒写过不少豪情。凉州是一片厚土,也是一片文化沃土。同时在古代,也是战略要塞,兵家必争。这里有博大精深的文化,也有不少奇风异俗。总之,它是一片充满想像力的地方。凉州在历史上,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也留下不少传奇。我写《凉州往事》这部小说,就是对这片大地的一次深情歌唱,也是对我外祖父及那个时代的人们的一种追怀。

这部小说能走向影视,我想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西北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在抗日战争和革命战争年代发生的传奇故事,二是西北大地上那些世世代代与土地生生不息休戚相关的人们,他们身上被赋予了很多文化符号,最大的符号就是英勇、忠诚、刚烈不屈。这也是主人公水二爷身上所集聚的优秀品质,更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一种精神特质和文化特质。

:在长篇小说《菜子黄了》中,您塑造了“灯芯”这个既聪明、忍辱负重又有些心机的角色,您如何评价这个角色?您又如何评价女性在文学作品中的地位和属性?

许开祯:我认为灯芯这个人物,代表着一种女性精神和女性意识的觉醒。不是所有的女性在文学作品中都要以林黛玉一般唯美的形象出现,然后被摧毁。有的文人墨客试图以这样一种美好形象的被摧毁来唤醒社会对女性的同情,而事实上,女性意识的觉醒要靠女性的自救。在《菜子黄了》中,灯芯就是这样一个自救者的形象,她出身不高,嫁入豪门大宅中却被卷入阴谋与争斗,所以她靠自己的智慧和心机来保护自己,同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不是一个唯美的女性形象,却代表了女性意识的觉醒。在提倡男女平等的现今社会,同样需要这种女性意识的觉醒。虽然表面上男女是平等了,但是实际情况如何?

:您认为文学是什么?

许开祯:有一种声音说,文学已死。在这个娱乐至死或泛娱乐化的年代,任何有精神价值追求的东西,都遭到了碰壁,文学受伤最重。也有一种声音说,文学的边缘化已成铁定事实,络的出现,现代传媒的发达抢占了文学原有的山头,让文学处于从未有过的尴尬境地。为此太多的作家长吁短叹,或转行,或弃笔,或也加入时尚文化、俗世文化的传播中。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到现在,到底有没有搞清文学两个字,有没有搞清文学跟大众的关系。还有,我们过度关注文学外部环境的同时,是否也扪心自问,我们缺少了什么?

坦诚,对文学本有的敬畏和尊重。我觉得,当下所有的中国作家,最缺少的就是这两样,包括我。文学是我们内心真实的书写,是自由的表达,是灵魂在挤压与扭曲中的顽强挣扎,是干净!而我们给文学强加的东西太多,文学不但在我们手中变了形,变了味,到现在又多了一样世俗的累赘,就是靠文学换取不该换取的名利。当文学一次次地被拉进名利场,被名利和私欲分割与瓦解的时候,还有文学吗?

金水宝胶囊的功效与作用

金水宝胶囊的价格

提高免疫力吃什么

芪斛楂颗粒怎么样
如何开通微信小程序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怎么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