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若惊1

受宠若惊

不知道有没有一些人同我一样,不大擅长坦率地接受他人的好意。

我很怕冷,小时候更甚。每逢冬天恨不得把自己裹个里三层外三层,俨然一颗行走的人形粽子。那时候有个玩得挺好的朋友,玩闹间碰到我凉如水鬼的手。

按照常理,应该是条件反射地往回缩才对。

然而措不及防地,我的手被对方握住了,属于另一个人的温热从手上传来时,说实话,我没来得及感动。惊慌,是第一反应。我条件反射地把手往里抽,却依然被拉住了。

其实不是讨厌肢体接触,冬日里频频向朋友伸出魔爪的人是我,突然被抓住双手不知所措的也是我。这件事我记了很久,并非全然因为感动,还有当时手足无措的尴尬。

在被温柔对待之后,我往往会感到羞愧。偶尔会觉得太被惯着了,无论父母、兄嫂,还是冥冥之中偶然相识的陌生人。他们待我以极大的温柔和耐心,倾了半腔心血与投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值不值得被这般对待,仍旧惴惴不安地反复思考。

受宠若惊,于是有了亏欠感。

胆小鬼甚至会惧怕幸福,碰到棉花也会受伤。有时也会被幸福伤害。趁着还没有受伤,我想就这样赶快分道扬镳。

其实,怀抱目的的接近和交往反而更使人觉得舒服,萍水相逢、各取所需,然后形成陌路。简单得像一部毫无高潮的文章,不有趣也不难读。

可是,人们往往会为了人脉、礼节、好感等各种抽象的原因靠近一个人,为着我不明确的目的,使一段关系无法迅速两清。

感情无法像交易一般简单明了,它和一个巨大的蛛没什么两样,勾缠住一个人,不断地吐丝、织,越陷越深。后来无论是主动者,亦或是被动者,都难以简单迅速地远离这张粘腻的白。

一旦割断,两败俱伤。

人却很矛盾,分明明白了这些道理,却依旧愿意沉溺其中,贪婪地享受着这一切,也伴随着难安的亏欠。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恃宠而骄着。

所谓人际交往,是否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