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作家专栏权与色的交换小说

摘要:冯涛一看自己的老婆光着腚,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哈哈地一笑说道:“还、还是我老婆好,回来就光腚,光腚在、在等我。”说着,摇摇晃晃的冯涛,就像自己的老婆扑去……

三十不到的小媳妇小青,太阳还没有出来她就起来了,这是她新搬进楼房里的第一天。她美滋滋地哼着二人转的小调,在厨房里用电饭锅焖上了大米饭,又用高压锅焖上了鲫鱼炖豆腐。洗了几根昨天在家里拿回来的黄瓜,又在冰箱里拿出来一卷干豆腐。在去往阳台的门旁边,还放着一捆大葱。小青来到了阳台跟前,猫腰在阳台门旁边的大葱捆子里拽出两颗大葱。她站在去往阳台的门口,打开去往阳台的门。一打开去往阳台的门,小青心里就不是滋味。好端端的一个大阳台,前几天还好好的,就在昨天往这里搬家的时候。六楼的阳台突然断裂,砸向了五楼。五楼的碎裂奔四楼,自己的三楼也没能幸免,跟着上面掉下来的兄弟们,一起摔向了地面。所幸的是,现在换新楼房的人家都在装修。那个阳台上都没人,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小青顺手把剥下来的大葱皮子顺手从阳台的门口扔了出去,回手又关上了阳台上的门。她把剥好的两棵大葱送进了厨房,放到了案板上。她站在厨房的门口看了看,都整齐了。她满意地走出了厨房,来到了卫生间,她从卫生间里拿出了拖布,来到了客厅里,她打开了墙壁电视。

小青手里拿着拖布,听着墙壁电视上里播送的拉场戏《双回门》。她脚下踩着音乐的节拍,扭动着她那细小的腰肢,甩动起风骚的屁股,扭扭哒哒地在已经装好的楼房里擦抹着地板砖,她那一身白皙滑嫩的嫩肉,随着电视里的节拍,扭动着线条优美的身姿。一头长长的秀发,飘散在肩头。浑身上下就有两嘎达布遮住那一点点害羞的地方,她不时地看看墙上的石英钟。快到钟点了。

太阳刚刚冒红,楼房的房门一响,小青赶忙扔下了手里的拖把,去开门。冯涛的两只手提着两大拉力袋的东西,从自己媳妇打开的楼门里走了进来。小青急忙的往旁边躲了一下,给冯涛让道。嘴里说了一句道:“我操,让你去买点东西吧,赶上让你看热闹去了一样,咋去了这么半天啊?”

冯涛站在门口,两只脚倒蹬着把脚上的鞋踹下来,嘴里说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啊!谁看热闹去了,你以为这是咱们屯子那,扒开眼睛就叫唤。他妈的这里的人个个跟个夜猫子是的,半夜不睡,早上不起,他妈太阳不照屁股都不起来,家家跟猪似的,懒得有尿都不尿,憋着。多咱要尿出来了,要不是怕尿炕,那就都尿到床上了。买这些东西啊,他妈的费老事了,是我梆梆的敲人家的窗户给喊起来的,我X他妈地,还让一家人家给我骂了。”

冯涛嘴里一边说着,丢掉了脚上的鞋,他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到了楼门口的旁边,这才往楼里走。小青跟在了他的后边,她听了冯涛的话,接过冯涛的话茬说道:“你啊!竟 说道,还往那走啊,上厨房吃饭。”

两口子坐在厨房里吃着饭,小青问冯涛说道:“你今天回屯子打苞米找了几个人了?”(用机器脱苞米)

冯涛往嘴里扒了了一口饭,又用筷子整了一块大豆腐塞到了嘴里,张口嚼着嘴里的饭菜,呜呜啦啦地说道:“咱们屯子里哪有人啊,我求老球子(村长)帮忙找的人,老球子说就找了两个。我原打算找它十来个人,一上午就整完了。他妈的现在这人可真难找,年轻的都走了,那个屯子里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头子和老太太。这一下子,这点苞米得整他妈的一小天儿了。今年他妈的药草药也缺德,灰菜、苋菜还有捞豆秧都他妈的药不死,锄刀还用不了,就得用手硬薅。扒苞米的时候苞米堆里边还整进了不少蒿杆子。我想啊,等吃了晚饭,喝完了酒也就有天没日头了。要是那样儿的话,我今天就不回来了。在家里对付一宿,明天再回来。”

听了老公的话,小青嘻嘻地笑了一下,嚼着嘴里的饭,看着冯涛说道:“不回来就不回来呗,晚上少喝点,别见了尿水子就不知深浅,可劲整,跟个傻逼是滴。哎!还有,回不回来打个啊,别跟个哑巴似的,让人掂心。”

“嘻嘻,我要是能回来尽量回来,我不是想你嘛。”说着,冯涛伸出左手,摸向了小青的屁股。小青一扭身子,瞪了冯涛一眼,说了一句道:“滚一边去,哪天不在一起啊,属尿壶的,嘴好。哎!我跟你说啊,回去的时候,把买的东西别拿咱们家去,你送到你妈他们家,中午让老太太给大伙做饭,晚上的那顿啊,也在你妈妈家做……”

“行了,别罗嗦了,我不上我妈家,我上哪儿啊,这事还用你告诉我呀。哎!你今天上县里开啥会啊,他妈地,咱们家一有活,你就有事。”

小青把筷子横到饭碗上,她扭头看了一眼冯涛说道:“我操!我哪知道,我喝点水去……”

太阳刚刚出来,冯涛骑上摩托,带上在街里买来的菜,回屯子脱玉米去了。

冯涛刚走,小青就走到了楼房的窗户跟前,眼睛望着已经骑摩托走了的冯涛,她伸手在窗台上摸起了:“喂!你过来吧,我们家的傻逼走了,快点啊,我等你。”说完了。她刚要撂,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唉!宝贝,不行啊,我今天上午八成是去不了,我老丈母娘胳膊卡断了,现在我在医院里那。中午十一点吧。哎!你在家给我整两个菜啊,咱们俩个好好的整两下,上边下边一起来。嘻嘻……”

小青听了里的话,她站在窗户跟前扭了两下屁股,也嘻嘻地笑了一声说道:“滚犊子,我可告诉你啊,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还给你整俩菜呢,钱你出啊?”

里的声音停了一下,接着马上说道:“我操,一栋楼都给你整来了,你别属老爷们 的。喜进不喜出。”

小青一听,她又嘻嘻地笑了一下说道:“我操!跟你说一句笑话你还急眼了,就你这逼样的,真他妈都不抗逗。你就说你中午来不来吧?”

里稍稍的停了一下,马上回答:“你等我,一定去。”说完,的那头先撂了。

小青从耳朵上拿开了,她低头想了一下,呲牙笑了笑。她迅速地回到了楼里,来到了玻璃缸的茶几前,从茶几上拿了一张写满了字的、十六开的稿纸,走了。

小青进了一间小书房里,她把她手里的那张纸藏在了一本小说里,在另一本射雕英雄传里又拿出来另外两张纸,她仔细地在那两张纸上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她眯起了眼睛,冷冷地笑了一下。她又把手里的打开了,打起了:“喂!老万吗?干哈呐。你不是总说和我没亲行够吗,我们家的那个虎逼回屯子了,你要是想的话,你就马上来。”

小青刚刚说完,那头就急不可待地回了一句话:“好!马上到!”

小青打完了,马上把手里的送到客厅里的玻璃茶几上,的下边压着刚才在射雕英雄传里拿出来的那两张纸。放好了东西,小青急忙换了一套浅粉色的睡衣,在把里边的小衣服全部脱掉,又在洗澡间里的大理石浴盆里放满了温水。放好了水,拧好了水龙头,她又急忙来到了卧室,她把卧室里双人床上的白色床单换了下来,换上了一个暗红色的,带鸳鸯吸水的一个旧床单。一切都整好了,她来到了客厅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她刚坐下,楼房的门就响了起来。

小青几步来到了楼门跟前,一伸手,打开了楼门。小青打开了楼门,她急忙向后退了几步。

一个五十多岁,有些花白头发的男人,呼呼地喘着粗气,急不可待的就闯了进来。老头子微微有些胖,可身体强壮,壮得像头牛。进来的这个人,站在门口,他一回手,把楼门关上,他用他那肥胖的屁股往后一拱,身后的门就咣当一声,关死了。他又一回右手,抓住门锁,使劲的拧了一下,房门格嘣的一声,在里边也插死了。进来的人往前走着,三下两下脱掉了脚上的鞋,他一边往前走,双手拽住自己穿在身上的棉背心,拽住了,双手上举,那穿在胖子身上的绵背心,一下就被甩在了地上。胖子扔了绵背心,双手抓住自己那宽松的毛裤腰,两只手使劲往下压。抬起右脚,出来一个。抬起左脚,又出来一个。不但毛裤被脱了下来,就连穿在里边的内裤和小裤衩也跟了下来。老东西像是一只饥饿的狼,恶狠狠向小青扑去。

小青任由进来的人抚摸着,啃着。它们相拥着走到了沙发跟前,双双坐到了沙发上。男人呼呼地喘着粗气,双手死死地抱住美人,嘴像猪一样,拱着怀里的嫩白菜。命根子在使劲的往起站着,早就支棱起来了。小青柔软地迎合着,哼哼唧唧地学着母猪的叫唤。

不行了!不行了!男人挺不住了。男人抱起了小青,他把小青放到了沙发上,他想把小青骑上。就在这时,小青一反常态地,一把推开呼哧带喘的男人。她一挺身,坐了起来。她嘻嘻地笑着,看着像猴子一样猴急了的男人说道:“唉唉唉!老万!老万,别急啊,我还有事求您那,您给我签个字呗,签完了,我一切随你。”

老万想都没想,他呼呼地喘着粗气,脸红红的,浑身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他只说了一句,拿来,我给你签。

两张纸,俩名字,老万看都没看,刷刷几下就签完了。小青看着茶几上的那两张纸,满意地笑了。三个多小时过去了,老万带着满身心的满足,走了。

送走了老万,小青拿起了茶几上的那两张纸,她嘿嘿地,也满足的笑了起来。她得意地一遍遍地看着手里的两张纸,嘴里不由得小声地念了出来:《辞职信》

“尊敬的乡领导,我因体力不支,想提前退居二线……”

《推荐信》

“冯涛是棵好苗子,他已经在村上工作了好几年了,一直是民兵连长。党龄已经三年了,我极力推荐他为村支书……”

十一点刚到,村长老球子准时到了。进到了屋里的老球子,他没像老万那样,急不可待。小青也换了一套浅蓝色的小套装,短袖衫,迷你裙,小人显得干净利索。小青和老球子坐在了饭桌上,老球子啃着酱猪爪子,喝着啤酒。小青坐在他的旁边,用小手抠嗖着老球子的膈肌窝。啃着猪爪子的老球子,不时地笑上一两声。坐在老球子旁边的小青,看看时机已到。她像猫一样的蹭在老球子的身上,挑逗着这个身边的男人。她甜声浪语地问着身边的这个男人:“你告诉我,咱们这么整,真的能行吗?”

老球子啃了一口猪爪子,回过头亲了一下小青的脸。说了一句:“没事。都这么干,谁下来查啊,就是上边下来人了,也就是一顿饭的事。现在啥都没事了。哎!你把那个村上给开的那个房契拿来,我给你签上字。这样你就住着放心了,我还得看看你找的人写的东西咋样,过不过关。”

《卖房契约》

村上将四间一百二十平米的旧砖房,以一万元的合理价格,卖给了本村村民冯涛。本价格经村民代表商讨,经村委会全体通过,一致同意……”

字签完了,老球子嘻嘻地笑着说道:“咱们这些人啊,谁都没整过你。你用你家的房子一米换一米给你整了这么大地一套三楼,这家伙地,一百个平米啊。剩下的二十个平米你还捞了两万块钱,屯子里的房子你又花一万块钱整回去了。你里外一翻腾,你一百平的三楼你一分钱没花,还多弄了一万块。咋地啊,这不都是我给你整的吗。吃你点东西吧,你还心疼胆跳地,干你一下吧。这家伙地,横不是鼻子竖不是脸地……”

“唉唉唉!你说啥呐。这里有你的功劳不假,可这也是遇到好时候了,要不是这两年上级一个劲地说,让缩小城乡差别,让老百姓以房换城里的楼。你就是再有能耐,你上哪整去。我合适,我合啥适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咱们屯子里的那些空房场子,都以有房子的面积换楼了,这不都是你们干的吗。那空房场子上的房子给哪儿呢?啊?哪管那里有个猪圈也行啊。你们领着那些照相的,拍了别人家的房子,然后用那些房子的照片去顶那些空房场子,对吧?他们是县里的官老爷,乡里的老公爹,没房子你都给整了,到我这了,我还有房子那,你老要啥人情啊,我差啥啊。”

听了小青的话,老球子不出声了。小青一看,这不行啊,冯涛想当书记还得指着他上乡里说话那。想到这,小青又赶忙改了话题,把自己的身子又靠向了老球子……

偷腥的男人啊,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那就不知道迈那条腿了。几句好话过后,一双小手一模索。男人的那条生命线啊,又挺了起来,在这个温暖的楼房里,造人的运动又开始了。

两个相互利用的无耻男女,滚在了上午另一个男人滚过的床上。几番折腾,正哼哼唧唧的起劲的时候。突然:房门的门锁响了,冯涛回来了。已经喝大了的冯涛,用手里的钥匙开着门,嘴里大舌喽都地喊着:“小青,小青,开门啊!开门啊!啊!对啊,对了,没、没在家。上、上县里,开、开、开会去了。妈地,还、还得、还得自己开。”

歪在楼门外的冯涛,自己嘟嘟囔囔地在门外又爬了起来,哆哆嗦嗦地用手里的钥匙开着房门。

在卧室里床上滚动的两个人,突然听到了冯涛的开门声和叫嚷声,都吓了一跳。谁都顾不得说啥了,老球子一下子从小青的身上爬起来,慌忙地就往外跑,他几步来到了客厅里。在后边跟着也光着身子的小青,怀里抱着老球子的衣服,嘴里还没忘记小声地喊了一声:“衣服。”

老球子急忙地转回身,从小青的怀里接过衣服。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到处撒摸着,突然:他一眼看到了去往阳台的门。他光着身子,抱着自己的衣服,直奔那扇门而去。

小青一时也慌了手脚,她看到了老球子直奔阳台的那扇门。她只觉得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她还没等反应过来那。楼门已经被自己的丈夫打开了,醉眼朦胧的冯涛,晃晃荡荡的一进门儿,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奔阳台去了。他醉眼朦胧地说了一句:“小,小心,别掉下去。”

可他晃了晃脑袋,咋地!眼前站着的是自己的老婆,哪有人啊?哈哈,喝多了,自己眼花了,这不是自己的老婆吗……

冯涛一看自己的老婆光着腚,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哈哈地一笑说道:“还、还是我老婆好,回来就光腚,光腚在、在等我。”说着,摇摇晃晃的冯涛,就像自己的老婆扑去……

共 514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现实主义的一篇小说,再次老哥的作品,一如既往的东北味、东北腔和东北事。这篇文章一溜下来不带有任何的痕迹和技巧,紧扣主题“权色交易”。作者的写作是带有社会批判性的,可见作品是一位有心的好人。看这篇作品,作者用了很多地方方言,同时加入了不少荤话,这能突出人物的个性,个人感觉文学创作和现实生活还是有所区别的,建议作品在人物对话上调整下(个人意见)。文中很多标点符号的用法作者好好斟酌下,特别是冯涛喝醉酒后的话。老哥是一位想象力和组织能力很强的作者,一个小小的事件,能刻画的很有深度【荧屏之旅】

1楼文友: 22:08:57 本来下午我想这个小说,打开后家里来了客人,又退出了。没想到故事会这么精彩。这几天看老哥发了几个小说,总觉得小说题目取得不太理想,缺乏文学性。建议从新命题。语言太过生活化,需提炼加工。祝愿老哥佳作迭出!

2楼文友: 22:1 :12 建议这个小说题目就叫《阳台》或者《断裂的阳台》,内容深加工一下,投到文学刊物去。

回复2楼文友: 11:10:11 谢谢鸿雁的提示,以后会注意的。再一次谢谢!

楼文友: 14:40:01 农村故事里这样现实的人或事真的不少,那些为了个人目的,用肉体交换的丑陋嘴脸让人厌恶。老哥写的很有深度,有些语言让人忍均不住开口大笑。拜读作品,问候作者,希望在落雪的冬日看见你更多的佳作。 总有一份感动来源与文字,总有一份执着诱惑着人生

回复 楼文友: 11:14:49 哈哈,老朋友妹妹好!农村人就说咱农村话,少整那些洋文,咱又不是什么大学毕业,对文字没那些讲究,是吧。不管是谁看了,笑了就好。嘻嘻!东北寒冬已至,这两天两个孙子都感冒了,很难过的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宝宝便秘吃什么

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厌食症是什么原因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