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大火

巴黎圣母院大火

远远的,

远远的,

莫名的惆怅起来。

终究会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患得患失的享受着千年的慰藉。

干涸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喷出火焰,

一无所有的泪水早就流干了。

那个佝偻而丑陋的老头

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去。

我的价值何在?

难道仅仅是供人娱乐吗。

倒不如做一个小丑

极尽低劣的表演来获取内心的同情。

为什么幸福的光环要用苦难背负,

难道仅仅是丧失了最起码的人性,

以至于观赏着脚下升起的火焰,

为了理想做着最后的凄美的殉道。

难道只是知道你的名或者你的姓,

却为何不远万里的悲伤,

甚至惶恐的不知所措,

以至于你是不是偷了我的什么东西,

让我彻夜难安。

我亦随波逐流,

时代的浪潮汹涌。

如果有一天,

悲剧的牺牲品终于死去了,

如果有一天,

你未曾走进过欢乐的内心世界

我心如刀割,

彻底的沦陷了的我的梦中的楼阁。

婚礼的祝福,

成像的雄性鸟儿搭建了一个窝,

引来了雌鸟,

共同繁殖,

共同体验这新奇的世界。

不可逆转的燃烧着,

如果这是生活的全部,

只能说太过残忍的平淡。

毫无新意,

美丽的神话,

丑陋的现实,

全部跌进了无穷无尽的黑暗的深渊。

挣扎着的幽灵,

尽管有安魂曲的加持

也是不安分的绝望的堕落,

这里还有没有天使?

谁可以不吃不喝

不眠不休。

除非那是一个傻子,

或者是一头蠢猪。

从巴黎到东京,

从里约热内卢到尼泊尔,

匍匐在脚下的是虔诚的殉道者,

或者是神圣文化的奴仆,

就这样失去了依赖,

破碎的心流亡了!

究竟是什么材料制作的,

竟然不会出现摇摆,

更不会旋转,

只是静静的在透明的水杯里下沉!

这不科学啊,

实在是不符合逻辑规律。

尝试着爬起来,

实在是承受了太多的负担,

太累了?

还是被击垮了。

是要休养生息,

还是要静静的睡去。

睡觉?

还是不睡觉!

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还是生命的挖掘或者浪费。

尽管带着百般的不情愿,

还是落进了无尽的黑色的梦里,

那里没有地狱,

只有我爱的天堂。

过来,

我要折断你的翅膀。

不。

你不可以这么做,

猪一样的生活实在是生不如死。

看看吧,

这辉煌的哥特式建筑,

直送云霄的上帝之视角,

喷博着无懈可击的完美。

英雄的加冕仪式还在眼前,

和平的赞美诗犹在耳畔。

在天上俯瞰苍生,

仁慈博爱,

在地上热爱生活,

高雅端庄。

沈阳治疗牛皮癣方法
武汉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深静脉血栓 药物